阿迟

只认虫爹

【黄叶】你所以为的暗恋[一发完]


*一写甜文我就瞄准了大本命黄叶,无脑甜√

01我想多和你说几句话

黄少天初中以前绝对不会觉得自己会喜欢一个和他性别一样的人,还是一个酷爱挖苦他嘲讽他的人。

他初中的理想型是那种长发飘飘,一身白色的长裙子,走起路来飘飘欲仙的女孩,笑起来会显得腼腆而又羞涩,能小鸟依人式的窝在他的怀里。

满足男生所有的微妙心理。

一切都在刚进高中的那天,准确的说,是坐下转过头看见他同桌的那天,被打破了。

清晨的朝露落在刚发的绿叶上,不会懂那株本来一意想要发芽长高的苦行僧,那颗被撩拨的心。一如学会展翅的雏鹰看见蓝天的一瞬间,它会忘记自己在鸟巢里规划的一切。

说不清那是怎样的感觉,找不出是什么理由,人生总有一次要为那么一个人着一次魔。

那一刻黄少天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名被凡尘搅乱了心境的修士。黄少天着了叶修的魔,彻底的,摸出来头脑的,栽了个深坑。

他不清醒的栽进一个坑,然后不清醒的给自己挖了一个。

黄少天找他的同桌,他自己还傻不拉几不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的同桌,开始说话。

起头的话很正常,“诶,诶,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啊?以后大家多多关照呗。”

那人放下在新书上做预习的笔,笑得懒洋洋,“嗯,我叫叶修。”

打来的话匣子收不住了,黄少天本来就不是一个话少的人,平时能和陌生人从天南侃大山侃地北。更何况……今天他特别想说话。

特别特别想。

有些退缩也有些兴奋,想要矜持又怕被人抢先,迫不及待了解与被了解却畏畏缩缩踌躇不前。像一个内向的小姑娘,藏在门外不敢过分的露出自己的脸庞。

话题围绕着年龄学习喜好家庭甚至生日星座交友恋爱,似乎是有条不紊的在进行着,只是黄少天东一下西一下失了往日的水准,叶修也从一开始的认真变为礼貌式回答。

黄少天如果特别想说话那就是一场灾难,除非有人能终止话题或者让他闭嘴。

在他毫无所觉的时候,他被叶修被周围的人贴上了话唠的标签。

“那简直是一场灾难,“”坐在后桌的女孩如是说道,“都说一个女人相当于三百只鸭子,黄少天,是黄少天这名吧?他啊,一千只。”

对,真的是一千只。

黄少天上课可以分心去和认真(?)学习的叶修说话,下课可以在大片倒在桌上的背景板里和昏昏欲睡的叶修说话,借着刚来新学校大家都不熟的风占着好兄弟的位置吃饭的时候依然不停的说。最可耻的是,回寝室,黄少天仍然找各种机会跟叶修说话,似乎人生的意义就在于说话。对,他们俩一个寝室,还上下铺。

叶修觉得他的下铺烦的要死,还是只烦他一个人的烦。

外班的人,特别是女孩,都因为黄少天那张阳光帅气的脸管话多叫萌。

别乱评价烦烦,你们知道他有多烦吗?!

02怕你觉得我嚷嚷

黄少天只知道自己特别在乎叶修的感受,比在乎谁都在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一次皱眉都担惊受怕,想着是不是那人心里不开心,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朋友了吧?

那一定当他是好朋友!

好到哪种程度呢,黄少天躺在寝室那张小窄床上冥思苦想,得出一个结论。

比他的发小喻文州还好!

黄少天还年轻,他没往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去想。

只是这份浓烈的“友情”比任何一次来得都要猛,让人措手不及。

他第一次正视这份浓烈时,也是那么的措手不及。

高中打热水不容易,过了饭点水都是温的,更甚者它就是冷的,和自来水儿没区别的冷。很多人都会用热水瓶在吃饭之后或吃饭之前打好水,放在一个特别挤的地方,晚上回寝室再提回去。

为什么要放在一个特别挤的地方呢?这要归咎于高中是一个充满青春热血也同样充满脑残和不要脸的时代,热水瓶它是会被偷走的!

有些时候小偷会整个给你顺走,有些时候小偷只会拿走你的盖子。如果上面用涂改液写了名字,马上刮掉,干净利落如同刮刮乐刮下去就会中奖一样。

黄少天那天晚上没在打水的那条小巷子里找到他藏得九曲十八弯的热水瓶,但是他和偷他热水瓶的人撞了个正着。

瓶身上的HST写的歪歪扭扭,正是刚买的时候留下的笔划,盖子上他后来添的不像人型的小人更是昭示着——

是它!就是它!

任何人都有这样的心理,被偷了东西找不到人东西也不重要的话心里会想着,算了吧懒得计较。但要真是像黄少天这样直面惨淡的人生,和小偷面对面来个接触……他还是个话唠。

黄少天炸了!

那是用机关枪来形容都不够形象的场面。

对方也是个男同胞,一开始理亏受着也是受着,心里盼望着能私下解决,谁成想这失主还没完没了的在公众场合数落他的不是,一边的兄弟眼神都奇怪起来。纵使他千般不对都激起几分火性。

“……拿错了还不行啊,至于吗,一个男人比女人还叽叽歪歪的,像什么话!”

男孩把热水瓶“砰”一声噔地上,水胆也“砰”的一声碎在里面。

黄少天懵了。

不单单是因为他热水瓶的水胆炸了,还因为他瞅见叶修提着热水瓶站在人群的内侧,看着这一切。

他是有理的一方,他是被偷东西的人……他在公共场合里嚷嚷,会不会太难看了?

黄少天想起了总是对他爱理不理的叶修,总是透出一种“你好烦”气息叶修,总是拒绝他邀请的叶修。突然有种做坏事的人是他,无地自容的也是他的感觉。

对啊,哪个男的像他话这么多,不止一次有人说是女的也比不过他话多。好像总是不分场合的……不停地说着话,被老师拎着耳朵罚站也屡教不改。

本来应该火热的战争被泼了冷水,哧溜一下,熄了。

他被叶修看到了最不好的一面。

黄少天沉默地提起他那个可怜兮兮的被人偷了还炸胆的热水瓶,就想离开。

“你往哪里走,”叶修把自己的水瓶往地上一放,他总有一种魔力,在关键时刻震慑住别人,非常有魅力,“黄少天你有理你走什么走?”

黄少天差点以为那是在嘲讽他。

“偷别人东西还上脸我是头一回见到,这位同学你想被通报批评还是记过察看?”

事实证明有点权利还是能镇住除了高三那群没负担以外的学生了。

没人觉得黄少天不对,他没有骂人,只是话有点多,还是受害者,叶修也是这么认为的。更别说还是一个班一个寝室的革命战友。

所以等那小孩抬头可怜巴巴问他,“叶修你觉得我嚷嚷吗,我讨厌吗?”的时候,他很慈祥的摇头了。并且说——

“其实,你也挺……萌的。”

他琢磨几下找了个外班女生用来形容黄少天的话,隐隐有些羞耻play。

“真的?”黄少天眼睛亮得不得了。

叶修昧着自己不多的良心点点头,顺手蹂躏了黄少天那头软毛,只是他第二天就遭了报应。

黄少天那张脸离他特别近,约莫五六厘米,就隔着一层栅栏,嘴里不停地说什么早起有益于身体健康,做人不能懒惰,一天之计在于晨这些没什么卵用的废话。

有本事别站在你床上催人起床!

03无事献殷勤

叶修身为一名学神,身兼学生会学习部新任部长一职,总是会因为工作忘记吃饭。

你说吃饭怎么忘,饿肚子又怎么会忘?自然而然就那么忘了,等记起来的时候,就懒得去食堂去小卖部吃饭了。

黄少天没过几天就发现叶修好几天没吃午饭了,他自认为是叶修最好的朋友怎么能坐视不理?

他不但没有坐视不理还急的心慌,说句不好听的,皇帝不急,咳咳,那啥急。

作为一个喜欢抢食堂前排,不管食堂的堂菜系有多混搭,有多难下口却依然乐此不疲的人,今天他特意在教室里等了十分钟。

这个时候走读生都走的差不多了,后门的老师不会再在那里紧盯着校牌不放,门卫也是个只管开门的家伙,正是偷溜出校门带外卖的好时机。

只是门卫要管你带没带外卖回来。

黄少天和问他为什么不去吃饭的叶修扯了几句嘴皮子,混到点抄起书包就往教室冲。

要叶修说那就是,“终于挨不住哥的思想教育了。”

后门算是小吃一条街了,专门等着他们这些被堂菜折磨的学生仔,各式各样的都有,价位都差不多。

黄少天买了几份叶修喜欢吃的才发觉问题。第一,他怎么把别人喜欢吃什么弄这么清楚?第二,买太多吃的完吗?

叶修瞪着死鱼眼看着黄少天从书包里掏出来的“汤汤水水”,带油的和不带油但带酱的一连串出来还是很震撼的。

“我看你没吃饭,要不我们俩一块吃呗?”

黄少天揉揉自己额发,笑得灿烂,他很喜欢一块这个词。

“哟,买这么多专门给我的,喂猪呢你?”

“哪有,我也是要吃的!”喊完黄少天脸就热腾了,“其实也,也不是专门给你买的,今天刚好想出去吃。”

要一个还是有那么多自尊心的男孩承认他是“专门”总是会觉得自己掉了价,他们喜欢用“顺便”这个词来掩盖自己的用心,来作为“看吧,我对你并没有那么在意”的证据。

别人门儿清,只是不点破跟着一起装傻。

其实脑子里也会有一些小矛盾,希望那个人知道这次不是“顺便”,而的的确确就是那个“专门”,心总是纠结着,因为有鬼。

“嗯,嗯,那好,说吧,你有什么目的?”叶修啃着煎饼果子,咽下去后问道。

目的?

黄少天哪有什么目的,要他现编一个或者打哈哈混过去那真是对不起,他现在完全措手不及。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你今天说不出来,你是想盗呢,还是想奸呢?”

叶修又咬下一口干粮,眯眼看着貌似作沉思装的黄少天,脸颊鼓鼓的像一只啃玉米粒的仓鼠。

黄少天那张完爆脑速的嘴这次终于机灵一回没犯下大错。

04没有拒绝的撮合

黄少天对叶修很亲密,变相的使叶修分给别人的时间少了不少,更变相的制造了他们感情好的不得了的假象。

当然,也不算假象。

只是,坐在他俩周围的人心里都是:黄少天同学我们知道你和叶神关系超好,你不用冒着上课被老师罚站的危险跟他说话了,他学神可以不听课,你是学霸也可以不听,我们这些渣还想考大学,求放过。

一个坐在后桌声称自己被影响的不能好好听课的,虽然她本来一天到晚都在画画的妹子表示,她不能让黄少天在她的本子里愉快的he。

所以这个日后著名的单方面虐黄少天的all叶本,就在日复一日声波的摧残里诞生了。尽管扬言不会让黄少天he,妹子大概是深受荼毒不自觉的先虐后甜,黄叶线甜的人得蛀牙,黄少天最后是打败众人抱得美人归的人生赢家。

不是我方太弱,是敌方太强。任谁的实例摆在面前还天天秀恩爱,也会不自觉的顺着走剧情吧?

脑补源于实践嘛,完全被牵着鼻子走了。

班里魔性的风声越传越响。

叶修走哪似乎都会听到在一起在一起的呼声,当身边有腿部挂件黄少天x1时。

好cp的名声都传到外班去了。

黄少天迟钝的神经终于敏感一回,他的发现,有不少人会在他们班上课的时候在门口走来走去,什么人都有,都是高一高二的风云人物,还有几个高三的。

他们的目标是坐在他旁边的那个人。

串班是要扣班分的,全都割掉小jj!

黄少天是他们班的纪律委员,一个班上话最多的人成了纪律委员被老师同学吐槽不少次了,一看就是班主任刚开学按成绩批发的班委。

“靠后门的同学,把门关上,别让外班的人再来我们班瞅。”

虽然他不止一次想过辞职,但不得不承认当权限狗还是有点用的。

权限狗也有一点不好,你能管自家的地盘,管不着别人的地盘,你一个天朝的跑到米国去瞎BB脸得多大?

叶修要出教室他也是管不着的,他可以封了后门位置绝佳的偷窥地点,架不住人自己送上去给别人看。

一个人再怎么样都会恶毒,只要他尝过嫉妒。

黄少天是个乖孩子,他不会恶毒,他只会憋屈。

又一次叶修跟别的班对他有企图的雄性聊天,黄少天在憋屈中爆发了。

不在憋屈中爆发,就在憋屈中灭亡。

“夫人,今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打。”

他用偶像剧里那个温柔男配的气质说出这种“今天你想去哪里约会”一样调调的话,让那个讨厌的外班人脸皮都抽搐了。

叶修这次特别给他面子,“少天,先去吃药,还有今天我要吃外面的。”

黄少天拉走了叶修所有的注意力,满足的走了。他坐在座位上认真的规划着中午等到什么时候出去搞外卖,以及搞什么外卖,搞多少钱的。

心里全是,卧槽,钱不够了,我吃少一点给他多喂一点,这种腻腻歪歪的话。

叶修过生日的前一天,黄少天这次干脆整个午休都没回教室,好在不检查人。

他从后门拐到不远处那个市政府弄出来的绿化公园,那有种叫做米雕的小玩意。

就是把字刻在米上,放进小坠子里,用一种液体保存下来的东西。

他在纸上写下李敖写的歌词。

想起的是第一次看见叶修的时候,有些傻不拉几的自己。

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看了心里跳,完了我是谁。

老板看到这么一长串字,笑呵呵的说,“做人心口子别厚,小兄弟,咱们在米上刻字,不是在胡豆上刻。送给女朋友的吧?”

最后一句说的特别意味深长。

黄少天揉了好几团纸,最后只是选择了不咸不淡看着像开玩笑一样的话。

好基友,一辈子。

他想他大概是暗恋上别人了,预备继续瞒下去,这样至少可以保有那份感情的初心。

黄少天没找到机会,一个让他胆子大起来的机会。

05徘徊在你家门外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偷偷跟在暗恋的人身后,悄眯悄眯地窝在一个墙角,时不时偷看两眼,感觉自己最大胆最不要脸的时候就是现在了,心里跟的还挺美。

跟暗恋堵在嘴边想说又说不出口的症状相似,你有时候会想让他发现你跟着他,有时候又不想让他知道。

理智总会打败感性,你依然暗恋者他。

周末放假,黄少天在人群里看见那个慵懒的对他来说十分醒目,闪闪发光的人。

周末了,大家都要回家,他看着周围大包小包点点头。

眼睛盯着盯着发现自己已经跟在人身后好久了,跟的很隐蔽,没人戳穿。导致黄少天走到一个他没到过的地儿,只能继续跟在叶修身后。

叶修回家很安分,没有一个人陪在他旁边,就他自己和那些路过老大爷老奶奶打招呼,黄少天看到三次上了年纪的老人从菜篮里扒拉出鸡蛋/白菜/胡萝卜等物品想要塞进叶修怀里。

他们都失败了。

黄少天由此知道叶修不喜欢吃胡萝卜,因为前两样是礼貌的拒绝,后一样纯粹嫌弃。

是一片造得久但是造的好的户区,小区的大名黄少天在班里的八卦中听说过。

国家级科研人员极其家属住宅区,部分退休老干部也住这里,级别想来也很高。

门卫盯他的眼神让黄少天很是犹豫,望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他摆出一副理直气壮无所畏惧有本事你来查的诡异表情,顺利通过。

并镇定告诉门卫,他只是和前面那人走远了,把叶修叫什么在哪上学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噼里啪啦全倒出来。

如果是做保密工作,他应该是首先就被开除的那个。

一层半的距离让叶修的人时隐时现,干的事虽然起初也是无心跟过来,到底不光彩,被问起来怎么说都是个值得去琢磨一天的问题。

五楼一号,叶修关上了门,他只看到一片衣角进去了。

横竖都是错,他左右看两眼,就没什么心理负担地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当然什么都没听见。

黄少天东走一步西走一步,恨不得把门上的牌号刻在心里。怕自己给忘了,三步一回头不停地回问自己门牌号,确定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才依依不舍地下楼。

但他不一会儿轻手轻脚又上来,不死心趴在门上听那声儿。

前后磨蹭近一个多小时。

无论男女,暗恋的那颗心都柔软的比花儿还嫩还轻,想的比国家管理人员还要周密,不找边际的比天马行空的艺术家还要大胆。

暗恋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诗意的情。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啊,正巧,我也不想让你知道。还是让你知道吧,又悄悄藏下那心思。春天,会开出花来么?

06非奸即盗

黄少天和叶修实在很近。两张桌子,手肘一展就挨到一起,书紧靠着,人也紧靠着。似乎再近一点热天闷出的汗味就能放在鼻子底下细细感受。

啊,你用的香皂原来是薄荷味的,洗发水是柠檬的,不过有种味道那是什么呢?

心上人在自己的鼻子里的气味永远独一无二。

黄少天班上的人都喜欢调侃他几句。

什么时候发喜帖?觉得多久能成?有多喜欢叶修?有信心干掉对手成为人生赢家吗?

他从不否认自己喜欢叶修,每次也回应的特别真诚,太真诚在别人眼里反而有些作秀的假。

你喜欢叶修吗?

当然了!

以后一直待在一起?

对对对!

有能力想要个怎样的孩子?

女孩,像他。

谁回去想他真的喜欢他们口中的当事人?那可是很吓人的剧本。

连那个画本子的妹子也只是圈地自萌,从不会去赞同她萌的两个人会真的产生喜欢这样的感情。

世界上最牢靠的暗恋就该像黄少天这样,说出来没人信,就开始自顾自的疏导自己的憋屈,憋不住了提一两句都只会得到“还演,不把我当兄弟了”的话。

一开始他还有些沾沾自喜,越到后来他会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并不想一辈子暗恋,他是要赌一把的人,连当事人都不信他在告白……

“黄少天同学,你知道叶修家在哪吗?”

叶修没跟班主任请假,缺席一上午,问谁都不知道他家在哪,老师就只能问问一直都走的近的黄少天。

“……啊,啊,我知道的,老师,我知道的。”先是慌乱再是窃喜,黄少天心情转换的比他的话题没慢多少。

全班居然只有我知道他家在哪!

他们的关系是不是要再算近点儿?

黄少天完全没想过自己知道叶修家在哪这事该怎的个圆法,他满脑子都是叶修大概生病了的担忧和他家就自己知道的自豪。

“老板,生病了该吃什么药啊?”

黄少天想的很明白,万一叶修家没有药只能躺在床上就糟了,万一有放在他家以防那个万一。

叶修家那小区的门卫像是认识他,这次不用他说和叶修的关系如何如何便给了通行。

单元数、楼层、门牌号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辈子恐怕很难忘掉。黄少天手里一堆自费的东西打在大铁门上,塑料口袋摩擦着,他摁下了门铃。

“少天呐,”叶修精神很好,比在学校里还好,看的出来昨晚上睡得多好,“来,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哪儿的?”

继不知道多久之前他懵逼一回,黄少天被这后面的问话彻底搞懵了。

“你以为你拙劣的跟踪技术很好?”

“不光我,我们小区门卫转头就把你卖了。”

“门上的猫眼也不是长着玩的。”

“说吧,好好说,你有什么目的。”

黄少天,男,口齿伶俐,有时候不利索,尤其是面对他暗恋的对象,他同桌的时候。

“平时,不是已经……”

“我知道,你喜欢我。”

叶修穿着宽松的汗衫背心,白的,没他的白看着舒服。歪在他们家沙发上,就差躺哪闭上眼睛了。

“总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黄少天窝在小板凳上别提多委屈了,什么非奸即盗怎么说话呢!明明只是自发的对喜欢的人好而已……

叶修又轻飘飘投下一颗原子弹,“你是想把我盗了,还是盗了再奸啊?”

黄少天晕乎乎的,前面的选项和后面的好像不太一样啊,“盗了再奸?”

他对天发誓,说出来的时候没想太多。

“奸几天,还是奸一辈子?”

他眼睛都亮成聚光灯了,这话的意思是,是他想的那样吗?也不管内容多么不纯洁不和谐,黄少天也不坐小板凳了赶忙抓住叶修的爪子,周围能开出花开,

“当然是奸一辈子!”

声音很大,从里屋出来的和叶修长得一毛一样的男孩瞌睡都吓醒了。

见两个人都盯着他看,预料自己听到不该听的话的几率很大,叶秋这就是叶修他弟,碰的一声又进屋了。

“你们慢慢聊!”

end

评论(44)
热度(695)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