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翔叶】爱我你怕了吗[一发完]

*群里抽的题目

*一名杀手和被杀者扭曲的爱情故事

*那真是一个魔性的群,刚进去我就吓跪了,以及阿言你的梗拿好

*停更几天感觉自己不会写文了,热度求破百!!!!

孙翔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茫然的捋着头绪。

他是个杀手,来杀京城皇商叶家的长子叶修,但是两个月过去了他依然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这是为什么呢?

叶修和他喜欢的叶秋长得一模一样,都姓叶,似乎是兄弟。而他找不到离开组织远去的叶秋,所以总是看着叶修。

叶秋曾经是组织里最厉害的杀手,而叶修没有武功。

孙翔迷恋着叶秋,如同一个神话一样的男人,他没有过多的接触过那个男人,只是在最后鼓起勇气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语,听起来也像是厌恶。

一个人心里总是会有那么一束白月光是心里的信仰,叶秋在他心里大概如是。

说来也非常不可思议,仅仅是听着那些传说,远远见过那么几次,心里便挥之不去那道身影,一直到现在也不肯忘。

不对,不是不肯忘记,他现在只是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不去爱叶修的理由。

真是太荒唐了!

孙翔靠在叶修卧房中的房梁上,这么对自己说。

他怎么能这样呢?喜欢上弟弟又改喜欢哥哥,一个是他年少时的理想不得求,一个成熟后的渴盼不得碰。

所以他不承认自己爱上了叶修,那是对他自己多年以来一心一意的辜负和嘲笑。

两个月的时间叶修与孙翔从被杀者和杀人者的关系渐变得暧昧不清,友人以上恋人未满。孙翔早就放弃这次的任务,组织问及原因也是敷衍回答,他根本动不了手。

尽管是杀手,他却不冷血无情。整个组织的杀手少有冷血的,规矩很是松散自由,不似寻常的杀手组织。

他们是杀手,目的是杀人,但不是刺客。虽然刺客目的也是杀人,要求却是一击不中退走千里,杀手只需要杀人不择手段。

明晚叶秋便从江南走货归家,孙翔听说后心里甚是复杂。

“今晚便开始筹备家宴吧,明个儿二少爷便回来了,早些预备着也好。何况今晚苏家小姐也是要来的。”说话的是在叶家照顾三十多年的管家,隔着老远话中内容很是不清晰。

“可,二少爷明个回来也用不着今晚就……”孙翔一听到叶秋有关悄无声息的翻身下来,隔着一道门去听。弱弱的少年音如是说道。

“因为苏家小姐要来,她与大少爷自小关系亲厚,老爷有意和苏家结个亲,想来个亲上加亲。”老管家也就将事情讲到这里。

因为关系亲厚,想结个亲……

孙翔感觉自己要炸了!

叶修是叶家大少爷,在京城中是响当当的人物。手段能力不用多番夸奖,更别提那清俊的相貌出众的风仪,让多少闺中女子对其心有痴念。

一个很难让人厌恶,又容易让人喜爱的存在。

此时这人笑意盈盈眼中的波纹漾开比陈年的烈酒还要醉人,鼻尖能嗅到他身上清爽的香气,像是初春时节淡淡的青草和着微风。

孙翔心脏麻麻的,涨涨的只余下欢喜。每当面对叶修时,他总会忘记那些挣扎与不快。

“今晚沐橙会来住,你怕是不能出来了。”他挑起长长的眉,怀里抱着一坛酒,语气里也不知是遗憾还是调笑。

孙翔皱起眉毛,中间的川字能夹死苍蝇,表情明显的不快。他向来不会伪装什么。

“和青梅竹马的苏家小姐结亲,你的确是该不管我。”

女子的闺名这般轻易就喊出来,关系只是亲厚?孙翔脑子再笨也是知道的,故而说起话来充满郁郁之气。

像只被人放着冷落的大犬,呲牙咧嘴耳朵却耷拉着,说不出的可怜。

叶修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或许他发现了但不点明,他只是端过酒坛子将它的封泥拍开,“对啊,沐橙跟我可亲了,连苏沐秋那小子都会不乐意的抱怨呢。”

说完就把坛子递给孙翔。

孙翔不高兴,他闷声接过酒坛子就坛口饮着,目光纠结又难过。

叶秋于他已经是阻碍一般的存在了,他终于正视自己真的很荒唐的喜欢了弟弟改又爱上了哥哥这一事实。

他干巴巴问道,“你要跟她在一起么?”

叶修只是看着他没有回答,乌黑的眸子静静的看过来,比夜晚的星空还要绚烂。

苏家小姐孙翔有一定了解,却从没见过这位一直藏在闺中久负盛名的女子。

他到底还是没忍住选了一处隐蔽地儿躲起来,想看看到底是何种情况。

叶家明日家宴今晚却先热起头来,无数的美味佳肴被下人端上来,仔细摆在桌上。男女七岁不同席,苏沐橙跟叶母坐在邻座与叶修对面。

孙翔看得出她是个极美的女子,如描如摩的眉眼,像是仕女图里走出的人物,让人见之倾心。

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与叶修之间有种氛围,默契非常难以插足。

孙翔没有再看下去,抱起今天叶修丢给他的酒发起呆,他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要怎么选择。

答案并不如当初刚知晓自己转而喜欢叶修时那么难以分辨了。

诚然叶秋是他曾经为之着迷的人,但是他们似乎没有靠近过,没有怎么交谈过,所以他对叶秋的感情更像是……得不到才珍贵。

叶修却绝对不同于叶秋,从一开始他们一直那么亲近,那点爱慕是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跟对叶秋不一样的。

今日他才终于逼自己正视这之间的不同。

终于绕过那点点磨人的自尊难堪认清自己的内心,因为伦理被掩埋的内心。

模糊的界限清晰起来,孙翔这才发现自己总会在跟叶修在一起时忘记那点纠结,满心满眼的都是那么一个人。

“我真是太笨了。”他被组织里很多人都提过脑筋太直,不会转弯,只崇尚武力解决问题,看来真是这样。

叶修和苏沐橙到底只是青梅竹马,感情停留在兄妹,被叶父叶母提过结亲一事都是明确拒绝了。

两老也不执着于此。

“叶修,”孙翔从房梁上翻下来喊着,叶修也不吃惊,抬眼看他,孙翔接着说道,“……我,今晚月亮很漂亮。”

叶修闻言起身打开雕花木窗,转头道,“的确不错。”

天上乌云密布星子都见不到几颗,何况月亮,孙翔沉默着瞪大双眼。

“你想说什么?”孙翔一直很喜欢叶修的眼睛,和那张常常不饶人的嘴比起来温柔又包容,像是会说话仿佛正问着缘由,而它的主人也的确这样做着。

孙翔羞恼的情绪稍稍平复,叶修眼中的鼓励给了他一丝勇气,憋住了气才又开口,“你愿不愿意跟我……”

“……回老家。”

说出来似乎并不难,重要的是,“喂,你答不答应?”

口气真是不好,就跟当初他离开组织时一样,说别别扭扭又极为认真。

“好啊。”

第二天叶家的下人就看到自家大少爷领着一名面色貌似不愉的男子出来接二少爷回来。

那男子见着二少爷露出震惊的神色,靠他近些的一名丫鬟听到他喃喃说道,“怎么也没有武功?”

然后大少爷朝他咧开嘴大笑起来。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爱用脑袋解决问题,如果是文州或者是别的人早就看出来了。”

“光凭脚步虚浮就判断有没有武功,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一流杀手的。”

男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少爷。

大少爷不愧是大少爷,又在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小丫鬟苦恼地想到,脸皱成一团。

end
群号请进467578998【标题作文别跑你怕了吗】

评论(25)
热度(460)
  1. 有钱任性就是不买韩货的李小草阿迟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