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他从书中来<01>

*作者喻文州x主角叶修


*古穿今paro


*逻辑都被作者粗掉了


*有什么建议可以说出来,lo主能进步才是最好的。


*欢迎订阅tag——喻叶/他从书中来


文案:


喻文州笔下的《魂火》系列是他的骄傲,罕有的创造出一个厚重充满质感与真实的架空大陆。只是除却第一部《谁人不识君》拥有绝对的主角,余后的几部都是各个王朝人物风云迭起逐鹿中原,爱恨情仇都不是第一部那样偏爱般的视线都只留给那一个人。


他塑造出来的唯一的绝对主角,叶修。这个人物被他堆砌上所有欣赏与喜爱的个性特质,是他的私心。


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写作生涯里最大的私心从书中走出来到他身边。


——知道吗?


当有一天,一个完全依照着你的心意琢磨的人物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出现在你的生活时,你会爱上他。




01


喻文州已经功成名就,不再是当年那个用着不高的手速努力打着字得不到等同回报的人了。每天都有无数雪花似的约稿文件发到他的邮箱里,高额的稿费完全支撑起他精致的生活。


但以前的他只能保证自己每个月饿不死,没有自己的房子,也没有舒适的衣物,日子一直都过得紧巴巴。寄出去的稿子有时会好运气的合了编辑的心意,有时连一句评价都吝啬。


原因不外乎是他的风格多时戳不到那些编辑的痒处,当然主要还是他并不出名。杂志宁愿用成名的小粉红就算文笔烂大街,那也是有受众。喻文州文笔好,但是没有人愿意给他一个渠道去圈粉。


他差点就要放弃,久久未得到回报再多的热情都会熄灭。也是少年心性,在熟悉的人用你疯了的眼神中他放下所有的手头准备写的文章,放下一切的顾虑,用笔在纸上打下一本书的大纲框架。那本大纲花了他两个月的时间,闲暇时他去做点零工维持生计。两个月足够让喻文州这个让人并不熟识的作者蒸发在大众的眼睛里。


那个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从小一直拥有的梦想,关于文字的,关于创造的,近乎是孤注一掷的燃起自己所有的潜力,想让自己这一生不可惜。


这是一个类似于春秋战国时代又揉和不少其他朝代特色的世界,男子侠气女子多情。


好女传尺素而不羞,君子求静姝而不耻。士为知己者死,拔剑迎敌,女可倾绝天下只为助情郎篡夺王朝。


书中的主角不同于他曾经写过的任何一个人,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不为生存只为心意为执念为梦想创造的人,这个人拥有喻文州所喜爱的欣赏的一切特质,也倾注了他强烈的情感。


他不但创造了这个人,也养成了这个人,这个被他取名叫做叶修的男子。


叶修在喻文州眼里,不仅仅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书中人物。他的心理很不正常,喜欢对叶修倾诉自己的难以压抑的负面情绪。


每一个作者的书都是他们血肉,是他们的魂灵,书中的每一个不经意的片段都是作者心灵的寄托,尽管他书写时候一无所觉,夹带私货常有发生。


叶修这个人物就是喻文州夹带的私货。


从幼年灵慧到少年风流再是青年鲜衣烈烈过街便红袖招尽,从富庶公子到叫阵小将再是抗敌北狄铁甲铮铮镇北王,一本书像是特意为了一个人著作。


喻文州会难以分清现实与虚幻,那个全身上下让他无一不喜的人一个个小动作一句句话语都那么真实。如同真有这么个人站在你眼前,你所要做的只是记下他的做的一切,跟随他的脚步走。


看他笑,看他哭,看他皇都满城携友过,看他神采飞扬入边疆,朝堂之上江湖之间。


再多的热情时间一久大概就会被消磨,因为再也不能让那颗心脏激烈跳动,再也找不回当初用尽全力去达成的决心。喻文州知道这个道理,他却妖魔化的越来越激烈。


这样是不对的。


这样是不对的,所以喻文州在一个恰到好处的地方杀死了叶修,让叶修在一场背叛下死去,充满尊严的死去。


杀死叶修的那天,喻文州见人三分笑的脸不再暖意溶溶。


一本书真的能打动读者的,还是看能不能让内容直戳中他们心中的那片柔软之地。


——如果连作者自己都深陷其中,何人能幸免?


喻文州成名就在他把书稿交到出版社手上后,文字发行的那天。听说书需要再版他竟然一点也不吃惊,那本来就是他应得的。


这本以《魂火》为前缀名为《谁人不识君》的书火了,无数人去探寻那个只露出冰山一角又无比真实的世界,去探寻喻文州笔下的叶修。


堆砌着美好的词藻又不那么遥不可及的叶修。


喻文州一个月没有动笔,除了《魂火》大热之后纷至沓来的事务,也存在着他自己不愿意的缘故。


后来他到底继续了。


架空的世界越来越庞大引人,无数的斗争上演,时间线部分在第一部之前部分在第一部之后,又都围绕着它,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喻文州需要提及叶修。


他只给了几道粗疏影子,清淡缥缈。但那些影子牢牢霸占住人的视线。


叶修在他的笔下一直都是鲜活的,跃然欲出,再如何苛求不能减少一分一毫应该有的东西。


时间线一直都是杂而不乱,喻文州笔控能力极为优秀。


有时会惊鸿一瞥叶修的年少意气或是青年后征战的风姿,杂然的时间也会把剧情带到他死后。喻文州这时就会深刻的明白,叶修已经死在他的笔下。


断断续续的过了五年,《魂火》系列已经是出名的经典,其中戳人心肝的句子被不断提起,风华绝代的人物勾人心弦。网络时代信息一向发达,关于叶修这个粉丝无数的人物自然是信息量巨大。


喻文州也看过不少同人小说,很多都选择避开叶修的死亡,让他安康福寿加之妻儿或是契兄契弟*,少有尊重原著让他死去的。其间不乏神作,喻文州也愿意看看那些同人神作了解读者的想法。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甚至悠闲。只是除了家人和朋友,并未出现带有恋人这种身份的人在他身边。


他一个人住着没买几年的房子,家务都自己一个人做,有些怡然自乐也不寂寞,因为买的不大不缺人气。


喻文州在沙发上睡醒了,窗帘大开阳光跟着就照进来,阳台上摆放了一些多肉盆栽,水灵灵的小巧可爱。沙发面前的茶几上是待机的笔电,很明显他昨晚写稿子写着写着便顺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晃动鼠标,屏幕又亮了。他看自己昨晚上写的稿子,细致的修改不足之处,或是添加一些过渡的句子。


喻文州的稿子素来是最好校对的。


等他审完自己的稿子又过了半个小时,刚刚还昏沉的天色大亮,客厅正上方挂的时钟显示出现在是七点出头。喻文州洗漱完之后,就去卧室准备把没有脱下来所以导致皱巴巴的衣服换下来,推开门他就发现那张还算大的床上凹下去一块。


有一个人躺在床上。


赤色的布料铺开只是部分成了褐色不再如烈火般炙热,黑色的铠甲已经沾染尘土无法寒光湛湛。它们都带着破裂劈斩过的痕迹。


看身形应该是个男人,却有着长长乌黑的发丝,比喻文州见过的女性都要柔顺的样子。


按照正常人的脾气似乎吓一大跳才算正常,过后还要在脑子里想家里的门窗是否关好,这个不速之客是否会伤害别人。喻文州很冷静,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家的楼层和屋里紧锁的门窗是不能让一个人穿着这一身东西进得来的。


特别是一个受伤的人。


嗅出空气里那些浓重的血腥味,他停在原地不动声色,这个角度很好能看清楚床上所有的动静,退后关门逃跑也是轻而易举。


男人睁开一双清明的眼睛,那双眼睛轮廓略微长眼珠乌黑,带着丝丝水墨画的古意。他看见一个人站在自己的眼前,也只是眸光闪动,后又平静下来。


紧接着他就坐起来,喻文州看见他的肌肉抽动几下,显然这个动作让他并不好过。


“这里是何处?”


这句话带点口音,是喻文州不曾听过的。


他沉默着开口,“那么你又是谁?”


男人勾起唇角,显得疏懒。和柔和的脸庞不符充满英气的眉毛轻挑,有喻文州喜欢的那种慵懒劲儿。


“嘉世军的铠甲还是很出名的,兄台救下我想必不是北狄或者,”男人顿了顿又道,“陶公手下的人。那么……说出来也无妨。”


“在下叶修,侥幸未死之人。”



——


那是一残阳低悬的天,高高的尸体堆上战立着一个人,战衣破损披风撕裂,他已经死去多时。


这是嘉王朝最了不起的将军,叶修。他用自己心爱的长矛抵住背部支撑起最后的尊严,屹立不倒。


多少人爱戴敬重,多少人仰慕憧憬,连敌人都不忍心亵渎他,让他受到半分不敬。


从主战场疾行半日的一名小兵带回了他的尸首,死讯传遍中原十国。


那一天皇都满城缟素,丝竹不发。


那一天所有心存恋恋的女子身披麻衣素面朝天,眼角眉梢尽是哀怨,扑倒在灵堂之外泣不成声。


那一天嘉国的人家熄灭火烛,不饮不食。


他死后,他别国的友人带兵攻打嘉国雄关,势要天子交出陶公。


他死后,他疼爱的妹妹剪短青丝扮作男子离开故国做了谋士说客纵横捭阖。


他死后,嘉国风雨飘摇,如微弱柳絮凄清浮萍。


——摘自《谁人不识君》


tbc


评论(99)
热度(590)
  1. 七月烟岚~审神者参上阿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防删转载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