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黄叶】夜深露重,公子请留步[一发完]

*本来想写聊斋风,结果补课期间不能肝,就改为魔性风[咦]

*又名《日行一善时遇见个没剃度的和尚》

*一只妖精和一名俗家弟子撕逼撕到滚一块的故事×

*练笔的回归之作,没文笔没剧情没粗长【怜爱我】



《日行一善时遇见个没剃度的和尚》

“夜深露重,公子请留步。”月色皎洁凉如清溪水,红衣潋滟的美人提着灯笼氤氲毫光衬得她更美三分,眼波流转间媚而不荡。

“奴家拜神下不了山了,可否捎上一程,等到了家中定当还报恩情……任公子处置。”

背着行囊赶路的书生看那女子莲步轻移,一阵香风袭人。

“难不成,公子你不愿意么?”笑意盈盈的女子转眼紧蹙双眉,一缕愁思外露,书生忙不迭应承下来,女子顿时转悲为喜。

一路上书生讲着他自己的故事,女子含笑点头,他更加眉飞色舞觉得自己遇见了世上最懂他的人。

叶修席地而坐,嘴里叼着草梗,心里已经将这昏迷不醒的书生想要什么摸得透彻。不过是想要个红颜知己作娘子罢了,倒也容易。

他捏住一片翠绿的叶子,施了法术。等到树叶落在地上,已经是婷婷袅袅的一位红衣美人,明眸善睐,正是书生在幻境里想的模样。

“你便在这里守着他吧。”

女子点头,广袖一扫搭在书生身上,眼波流转间媚而不荡。

叶修是个有仙缘的狐妖,他不想一直做一只妖精。他那位成了仙的师父告诉他,日行一善积善积德,修满功德总会成仙的。

对此叶修只问了师父一句话。

“师父,你是怎么成仙的?”

师父回想了下,仙风道骨的说道,“佛曰,不可说。”

叶修仔细思考着,突然意识到——他们师徒好像修的是道,不是佛。

行善积德什么的,似乎只要是让别人开心又不违背天理就能算上功德。叶修打定主意好好利用自己种族天赋,为自己的未来谋福利。

于是就在他住的那座山头,兴起了拜仙的活动,原因不外乎是叶修利用自己的法术让那些心地不错的人梦想成真了。

想要美人,那便得到;想要金钱,那便得到。

儿孙满堂,娇妻美眷,功名利禄……

人世间不得意事十之八九,心地不错的人也逃不出这恋恋红尘,贪嗔痴恨。

只是叶修前几日遇见了个麻烦,让他暂时脱不开身,以前日行一善还能轻松修炼,现下倒是有些痴心妄想,勉强坚持日行一善不能再多了。

“大胆妖精,你又在做什么坏事?”一名清秀男子从树林里执剑而来长发高束,满脸的怒色似乎想继续说些什么。

“坏事,我可没做什么坏事……黄公子,这可都是天大的好事呢。”叶修点了点自己的嘴唇,笑得暧昧,“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把你们蓝雨庙拆了都不能坏人家的姻缘。”

一向嘴皮子利索的黄姓青年,脸一红,说话直打结。

“……什么姻缘,那,那书生命里可没姻缘,你本来就是……在做坏事!”他最后终于说服自己似的,坚定片刻,但见叶修笑得醉人又是一阵红上脸,不知是不是恼羞成怒,厉喝到“再用你那些狐媚术对我使,我就收了你!”

叶修困惑的眨眨眼,他自认是个从来不与搞双修合欢的狐狸精来往的好狐仙,怎么这人老是说他在用媚术。

可别是个脑子不清醒的,不过这些天老是追着他不放,的确算得上不清醒了。

他瘪瘪嘴,趁其不备双手一掐诀,变化成一缕青烟消散在山林之间,只余下那青年人在原地跳脚。

黄少天是蓝雨庙的俗家弟子,之所以不是剃度的正式弟子完全归咎于方丈为他定命时算出他尘缘难了,加之他又是静不下来的性子,只是当了俗家弟子。除去不能修习精深佛法还留着万千烦恼丝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成年后他便开始游历天下,行侠仗义,的确不像个修佛之人。

前几月他遇见个爱用幻境窥探人心的狐狸精,他对之穷追不舍,才知道这狐狸大概是想做好事罢了,可是窥探人心是不对的!

所以他依然对其穷追不舍。

黄少天看着空空荡荡的山林,不禁想到自己是为什么老是对一个不出格的妖精念念不忘。

大抵是第一次见面时……那妖精对他用了媚术!

不然为什么他一个一心向佛的人,短短一面便心境不稳,几乎要破了色戒?

他想起那日雨天,桥上走来的青衫男子,视人有情天生带笑,衣摆如流水行云漾动。

春桥清波绿,惊鸿一线白。

恐怕是魔怔了,才脸红着走不动路,像个留恋烟花柳巷的纨绔子弟,看见个好的就眼馋。

黄少天转而又想起方丈抚摸他的头顶所说的话语。

“你是我见过最有慧根的孩子,却也是最不适合修佛的孩子,怕是今后让你入了佛祖的门也终究会堕入红尘。”

方丈说他尘缘未了,那到底缘到哪里?红尘太多诱惑,何时他能归入佛祖门下了断尘缘……

“要不,我去度化点别的妖精?”

思考片刻他还是纠结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做人一定要从一而终,收妖精也要如此,他一定不能半途而废!

叶修被追的更紧了,今天的日行一善更不用提起,光想着怎么逃跑没有心思去帮别人。

要不是他修功德,怎么会逼成这样?如果他也和别的狐狸那样走上与凡间的男女双修,除了一身仙气没了不说,沦为一只狐狸精才是得不偿失。

哦,你说他也是狐狸精?不不不,叶修可是正经的准狐仙,将这两种身份分的很清。

“糟糕,日行一善,一日断绝必定前功尽弃,以往做的都不做数了。”叶修躲在一个山洞里,用神识扫视外边的动静。终于那个老是乱蹦哒的和尚似乎没有追上来,而且恰巧有一名打柴的樵夫向山洞这边走来。

叶修也不嫌弃,见樵夫没有罪孽缠身打定主意将就着凑合。此刻已经是临近子时,再不完成今日的善行,便是一身功德毁尽。

哪想到变故突生,那个没剃度的臭和尚又追上来,生生插进叶修和樵夫之间。

“也已经深了,这个人怎么还在山上!”黄少天皱眉看着眼前的樵夫,满是不解。

樵夫见一人从树林间出来,当即吓得魂飞魄散,背柴的手不住的颤抖,双目游离不定。

只是黄少天通身正气,不似歹徒让他稍稍安定。呐呐无言许久,樵夫紧张的搓手。

“俺家媳妇病重哩,没得钱可咋办,俺就上山来拾捡柴火,这位公子能不能让我……”

樵夫语音未落,手里就被塞了一锭银子。

“快走快走!”

叶修恨不得能咬碎黄少天的脖子,也不躲了,直愣愣从山洞里走出来。

皓月当空,在水色般的月华照耀下让他这样一只妖精显得更加光彩夺目,红白相间有致的衣裳一眼就让人瞧出是那一身皮毛幻化的。

他头一遭这样直白不躲闪,黄少天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拔剑的手松开有些尴尬。

叶修倒是想到一个办法,呵呵一声冷笑,熟练的一掐法诀把幻术丢到黄少天身上。没想到这只老是不还手的狐狸会对自己丢法术,黄少天翻身一滚另一个法术又砸下来,正中!

“我到要看看,你这和尚心里要什么东西。”

叶修跟着进了幻境,内里一片江南水乡还下着淅沥的小雨场景眼熟得很,他应该是去过的。

幻境里尚且是如出一辙的深夜,除了在桥上发呆淋雨的黄少天以及窥探他人内心的他没有一点生气。直到一人身着青衫,从另一头走来。

黄少天觉得有些奇怪,偏偏不知到奇怪在哪里,只是就着月色倒影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然后听到轻巧的脚步声。

“夜深露重,公子请留步。”

回头一看,衣着红白相间的男子提灯走来,笑得明朗。

叶修忙从幻境里退出来,自认的一张老脸红成一片,起先他看到自己在幻境里出来了还以为这和尚是要跟“他”打一架,哪里想到最后的确是要打架的。

只不过是妖精打架……

他往后退几步,神思才清醒了,想起自己那可怜的功德还有岌岌可危的时辰。

这眼前只有一个庙里的俗家弟子,不但不沾罪孽还满身的功德金黄闪得人眼疼,却是个不合格的和尚。

岂有此理,怪不得不剃度原来以后是要犯戒的!

想什么也没用,叶修只能从献身和废弃修为二者择一。

于是等黄少天从幻境那一场旖旎里醒来,便看见叶修坐在他身边似要俯身下来,头上还顶着两只大大的毛茸茸的耳朵不安晃动。

“真是便宜你这个冤家了。”

那只总躲着他狡猾无比的狐狸用那双柔软的唇堵住了他的疑问,脑海里满满都是炸开的烟花。

果真是……尘缘未了不能入佛门。

——

如果有人对你说“夜深露重”并且叫你留步,或许是遇见了积攒功德的狐仙,请好好把握机会哦。

end

评论(20)
热度(415)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