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平叶】东方的珍宝[一发完]

*选择恐惧症让我多天没更,梗太多了不知道写哪个,涉及一点角斗场戏份

*再爱我一眼

*写完想起丝路组

*架空胡扯

*短小精悍



“你要参加最后一场了吧?”只穿着一件破旧麻衣的男人对着在他对面笼子里的人说到,肌肉鼓起的手臂轻轻搭在结实有力轮廓分明的大腿上,古铜色的皮肤在昏黄的油灯下像微焦糖一样。

很像那只被他用短刀杀死的雄狮,危险的抖擞着自己金黄色的皮毛。

“是啊,要不要我帮忙把你的任务一起完成?”同样是男人,对面的那个肤色是罕有的象牙白,四肢比起之前的男人要纤弱不少,说体型小一圈也不过分。他的脸部线条柔和不深刻,如同珍贵的东珠散发着温润的光泽。此时他勾起唇角,眼睛弯得像是沙漠绿洲里倒映的月牙。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应该是皇宫里才豢养得出的人,是这个古老的国度中唯一一个角斗场里即将完成三十七连胜的奴隶?

“嘁,留着你的力气等我出去干死你吧!”

并不耐烦继续这个话题,全身流窜着狂气的男人靠在笼子上眉头挑的高高的,说到“干死你”几个字时目光倒是一下子火热锐利许多,他干渴地舔舔唇,又坐直了身体。

“敢再招惹别人,你的屁股就别想要了。”

气息平和的那一个还是笑呵呵的模样,只是脊背已经凹下去一条线曲线流畅动人。

“等你出笼子再说吧。”

叶修是十五岁被拐卖到这个国家的,不同于含蓄保守的族人,身披浅色布料露出蜜色小腿和平坦小腹的女人,除正规场合不会穿着上衣的男人,还有那些放荡的行事都给他很大的冲击。

他跟这个国度的大多数的人长相大相径庭。

在喜爱故土玉石丝绸的异族看来,故土的人们都像是玉石一般温润内敛丝绸一样柔顺惹眼。

他原本是要被送进王宫敬给那个以杀登上尊位的新王,只是在经手一名贵族时,叶修妄图逃跑而杀死了贵族。

这个国家非土著只有三种身份,贵客、商人、奴隶。叶修就是被贩卖的奴隶,杀死贵族的他只能被关进角斗场洗清罪孽。

角斗场的每个奴隶想要重获自由很简单,国民敬重英雄,所以只要完成指定的斗兽次数便可以了。

起初叶修没有三十七次这么多的任务,一次次逃跑失败让他的任务一点点加多。

每个月都有一次份额要完成,他已经在角斗场的牢笼里关了三年出头。被剪翼的鸟儿时刻都在向往着重回天空,能够自由翱翔。

让叶修坚持下来的也就是角斗场近乎刻板的遵守着自己定下的规则,每一个完成任务的奴隶都被放回了家乡。

他还想要回到那个地方,有恭谦有礼的人们,还有等他归家的亲人。

放弃一切他都要回去。

“别露出那种眼神,叶修,”还锁在笼子的男人这样对他说,“会让人想要摧毁你。”

“或者是像我一样,想要……哈哈!”他停顿着然后暧昧的笑起来。

“你还真是多虑了,没有那么多人会像你一样。”

叶修把一身装束弄好,身上的武器需要他进入场地才能给他。

这个总是把暧昧的词汇挂在嘴边男人应该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只是应该从小就生长在这里,性情染上了一丝这里的特性。

他按照从小佩戴的饰物上刻下的字向叶修问询了自己的名字,叫做是孙哲平,是叶修的相好。

多数时候见不到旁人的叶修,只有眼前这个时不时跟他关在一起人能温暖了。

孙哲平目送叶修走出这个逼仄的囚笼,伸手解开笼子上根本就没有系住的铁链。

可笑的被他自己缠住的链条。

凶恶的看守者恭敬的垂下自己的头颅,跪趴在他的脚下,用颤抖的声音问安。

“王上。”

孙哲平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两年前。

肌肤比象牙更加温润的男人,赤着脚踩踏在石板上,看似脆弱的双臂握住短刀灵巧的变换角度。明明有一头比丝绸还要美丽的柔顺发丝,却更像是一只爪牙尖利皮毛光滑的猎豹,在重重掩体之后和你对峙,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

更特别的是,没有遮挡自己却让人觉得他已经穿着得体,还把脖颈都严丝合缝的保护起来的内敛禁欲。真想让人把他变得只能哭叫,修长的双腿颤抖的锁住你的腰肢,那双渴望自由的眼睛也只能依恋温驯的注视着你,把他的全部都毫无保留的奉献出来。

如果是把这个人放在红色的丝绸上,那就更好了。

孙哲平想。

野兽随之哀鸣然后倒下,猩红的血液点点落在那人身上,飘然又妖异,果真漂亮的想要占为己有。

孙哲平一直都枉顾规则。

他当奴隶的时候是这样,铁血的征服王座以后依然如此。

了解这个人,触碰这个人,占有!

王都里都再说着那个三十七连胜的奴隶,此时王宫里属于王的寝宫灯火通明。

包裹在东方部族红色丝绸里的是一位沉睡的男子,他拥有的乌黑头发映衬着象牙白的皮肤,浅粉的唇瓣比少女更羞涩。当他睁开双眼时,那双明亮的眼睛比绿洲中的月儿还要宛然动人。

来自东方的珍宝。

“叶修。”

男人喊着他的名字走来,解开了系紧礼物的红绸,将虚软无力的人拥在怀里。

“明天我们就洗劫王宫远走高飞。”

孙哲平活像是现在的王宫不属于他一样的期待着,叶修却是吃惊的挑眉,心里隐约猜到些什么。

“不过我说了,等我出去了就要干死你。”

和任何一次在笼子里说的都不无不同。

叶修真的很适合躺在红色的丝绸里,特别是攀附着他无力承受的时候。

——

end

评论(9)
热度(477)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