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all叶】魔教教主一边被追杀一边被调戏的二三事

*不要当真的作品


01

叶修拼着重伤的身体躲进一处小老百姓住的那种小房子,才躲进去就被单手反绞住身子然后一柄宽剑架在脖子上。


登时他脸色凝重起来,现在他的功力十不存一,仅仅是以前不够看的二流高手都能把他给就地正法。


这群正道人士怎么还有藏在这些破烂地方的?何况这追踪的也太快了。


“你是谁?”他问到。


那人轻声笑出来,叶修感觉到背后他在靠近自己,炙热的体温已经扑来。


那柄宽剑被拿着它的人插进地上,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好武器,马上就立稳了。


突然叶修脸一红,一只手在他的屁股上不停地揉捏,脖子上也被别人的鼻息冲刷着。


“踩了我家的瓦,就把人留下。”


02

叶修亲身体会过破烂屋子不但自己住着不舒服还不安全,这次他决定就往一般的小宅院去。


他发誓以后一定要让正道人士把欠自己的,都被他打得吐出来。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暂且不提。


功力的损耗让他总是难以觉察到那些江湖上出名的功力不弱少侠们。当然,这个前提是那些正派的少侠收敛他们自己的气息。


后面有追兵,他七拐八绕就近找了一处宅院,刚落进去他就知道不妙。


只是耳边响起的却不是熟悉的“受死吧,你这魔教逆贼!”“魔头,拿命来!”这之类的蠢话,而是——


“叶神,是我啊!”


正是江湖上最有钱的少主,楼冠宁。


楼家也是前几年加入了正道,难道不该是立马放信号弹给那个小喽啰通底吗?


好吧,叶修承认了,正道人士里还真有那么一些愿意庇护他这个现任不知道是哪个魔教的教主。


“楼少侠,不知道你住在这么寒酸的地方干什么?”十几个江湖上二三流的高手堵在小宅院门口,语气不善。


楼冠宁的脾气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懂礼数,和别的那些有钱人家的纨绔不一样,这些人也是略有了解。


“我把这一片的房子都买下来了,我家的内人乐意,你有什么不满吗?”


那些人明明就看着叶修往这一片过来了,这楼冠宁又可疑地出现在这里,怎能不让人怀疑。


“希望楼少侠不要私藏江湖所不容的魔头,误入歧途!”


楼家的势力在江湖上也算是排的上号,这群人就算再怎么急功近利都要掂量掂量。


“那是自然。”


03

叶修是首先就把去那些有钱人家的大房子的想法扑灭了,那些地方都是一大波一大波的护院守着,废心废力不说,万一被当家的发现又要牵扯到他的伤势。


这最近他能涨记性的事都做了,算是再也不想往别人家里躲了。想来正道人士都是不屑于去什么烟花柳巷的,特别是人多的时候。


虽然那群人为了抓住他已经丧心病狂了。


“没想到文州你也来这种地方玩。”


“那自然是因为前辈你来,所以我来了。”


周围到处都是花枝招展的花姐儿和小倌在拉客,时不时有几个想来问询问询他们俩的都被喻文州似笑非笑的表情变得踟蹰起来。


人流之中多了几个熟悉的身影,都是近段时间让叶修想要吊打的那群吃饱了没事干的人。


还没等他想好从哪里突破眼下这个一个立场不明的熟人,一群立场明确就是要抓住他的人的模式,总是温文尔雅示人的喻文州抬起一只手把他锁在墙体和身体之间,另一只则是卷起叶修的头发,举止轻佻。


那些人本来看见喻文州正想上前却看到这一幕,这片地方又是如此暧昧,顿时就不敢打扰。


“你一晚多少钱?”


他们听到被江湖上的女子听了后就会脸红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突然就明悟了为什么这喻文州总是拒绝别的女子,原来喜好的是男风。


再仔细一看那看不清脸的男子腰身还有那露出的脖颈到是真有那么几分看头。


领头人一招手又往叶修曾离去的地方追去了。


“叶前辈,不考虑考虑吗?”


而此时叶修眼前的喻文州却又说了这样一句话。


04

“你们都退下,本剑圣自个儿就能拿下这个魔头!”


黄少天举起他的剑,直指没有躲藏就那么站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叶修。


黄少天领过来的人都是自家人,所以对于他的话自然是要听的,何况听说魔教教主叶修武功大不如前,他们对自个儿蓝雨门的二头头还是十分信任的,一个二个都往后退了一二里。


“叶修,接招!”


这句话喊得倒是大声,气势也足得很,当然这在那群离的远的蓝雨门弟子看来的确如此,他们门的二当家那一招,这一式都那么的让人心生敬佩。


而在叶修眼里这些都是……


“噗呲!”


这一剑刺破了他的上衣,恰到好处的没有伤到肌肤。


“噗呲!”


那一剑挑断了他的腰带,他的裤子摇摇欲坠。


“喝,叶修枉我以前那你当朋友,如今你已经是魔道中人,就不要怪我不念及旧情!”


黄少天说着就又横向一扫,割裂了叶修胸口的衣襟。


叶修:黄少天我们来好好聊聊你仗着我身受重伤乱割我衣服的事情。


此时蓝雨门的弟子都有些惊叹了。


“原来那魔头的功力已经恢复到这种程度了。”


“二当家真是明智,不愧是和门主待久了的人!”


“看,他们打到树林里去了,追不追。”


“那魔头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我们还是就在这里吧!”


只是过了很久,打斗的声音很久都听不见了,他们有些疑惑。


“二当家打完了怎么还不回来?”


“该不会是那魔头太狡猾了,把他算计了吧?!”


等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顿时傻眼了,他们家二当家不但少了件衣服还被树压住了!


这叶姓的魔头果真是难对付啊!


“我们还是先把二当家救出来吧?”


05

“哎呦,这不是老叶吗?”


说这话的是一家卖点心的小老板,笑起来时那双眼睛显得特别的明亮真诚。


叶修:跑路之前是不是被张佳乐诅咒了?


叶修不禁为自己那磨人的运气困惑起来。


“老叶,我告诉你一件事啊,”小老板这么说着把一包包好的点心递给叶修,“这附近全都是要抓你的人。”


“要不要我帮你啊?”


叶修光荣的成了点心店的小杂工,他特意把面粉抹在脸上一部分,又换了一身衣服,看起来和原来大相径庭。


“『娘子』,快出来!这的人太多了忙不过来了!”听到方锐用带口音的话喊他,叶修淡定地没擦脸上的面粉就出去了。


“『相公』。”


回了一声,他像是有点羞涩地低下头开始帮忙。


虽然叶修觉得方锐叫他用当地方言叫老板一定是有诈,不过看那些听到的人都是含笑看着他们俩的,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方老板真是好福气啊!』”


“『这是已经成亲了啊,恭喜!』”


“『诶,瞧你们说的,今天我高兴,就多送你们一块了!』”


听懂方言好像也是一门重要的必修课。


叶教主恢复功力的路还长呢。


end


评论(11)
热度(692)
  1. 沧海遗珠阿迟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