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all叶】幼兽迁徙要注意的几项事宜[一发完]

*写的东西看完乐一乐就好,不要当真


*魔兽化之类的东西


*除了傻没有别的


*爱写攻视角属性为受的写手代表








春天到了,又到了魔兽们交……不对,又到了抢老婆的时候。


修修兔的长老蹲在他的伴侣雪峰鹿的头顶,雪白的一团与边上支开的鹿角尖上的雪色如出一辙。


它睁着自己原本圆溜溜的眼睛,乌黑的眼珠充满了睿智光彩。只见他居高临下对着前方一堆又一堆的毛茸茸雪白白的修修兔幼崽,一边用自己垂下的粉白长耳拍打着鹿角一边郑重地说道,“今天就是出结界的日子,你们要努力到达神之领域进行成年洗礼,争取不被半路抢走导致自己以后人生嫁娶做不得主。”


修修兔的长老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其原因不外乎是……他当年也是在接受成年洗礼的那一天被一头外表沉稳温柔的雪峰鹿,疯一般的抢走订下婚契。


就是他蹲坐的这一头。


在荣耀之森里,幼崽不能发挥出任何天赋技能,不能反抗任何成年魔兽的契约请求的。修修兔是荣耀之森中最奇特的种族,他们被所有种族觊觎窥伺着,原因就是,那群老光棍缺一只修修兔做压窝夫人。


数量一直都万分稀少的修修兔,每年成年洗礼都是上天对他们的考验,能到神之领域接受洗礼的修修兔百不存一。外面的光棍繁衍的极快,数量越来越多,然而每年临近成年的修修兔数量最多一百出头。


虽然强行被抢走的仇会在结契以后报复回来,对于修修兔的族群来说这还是奇耻大辱。


“这次我们可要争气!目标,神之领域!”


感受到修修兔长老的情绪,那只伸展着漂亮鹿角的雪峰鹿温柔地施展开自己的魔力,安抚着蹲坐在头顶不肯下来的伴侣,然后他度到一边的空地让出路来神色淡漠地看着这些修修兔幼崽。


他关心的只有自己的压窝夫人,别的小崽子在他眼里纯粹就是打扰二兽世界的小灯泡,还有一百多只!



天色一点点明亮起来,修修兔领地的结界越来越薄,已经赶到附近的老光棍·魔兽们纷纷扬起头颅或茎干,目光落在仿佛泡泡一样一吹就破的结界上。


“兄弟等会蹄下留兔!”


“滚滚滚!抢老婆的大事留什么留!”


“这一次我总不会是光棍了,上一次要不是被交好的文州木坑了一把,我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修修兔压窝!”


一只只雪白的修修兔各自蹲在一处,他们对外边的世界很好奇,但是,这样一个不熟悉的世界除了诱惑同样拥有可怕。


至少那些老光棍的眼神格外的可怕。


【刚出去的时候同样是阵亡只数最多的时候。】


一大波的白团子显露出身影的瞬间,趁着修修兔数量还很多一只烦烦兽看准机会几步便冲到目标面前。


最右边的那只被挤出来还没有稳住身形的修修兔!


猛得一阵风刮过,那只修修兔原来呆着的地方只剩下被踩压过的草,其他的修修兔赶忙散开。


目标范围太大会让他们被抢走更多只的同胞。


但是幼兽除了身体素质和头脑能够运用之外,根本就拼不过那些已经成年的魔兽。一时间被藤蔓缠住托走的,被直接顶在头上载走的,或者是粗暴地打倒周围所有的对手把修修兔困住的,有的干脆从头到尾不显山不露水,暗搓搓藏在一边带走一只后结完婚契都还暗搓搓继续藏着的。


最后一种实在太心脏了!


尽管那群老光棍抢的很卖力,简直是用生命在抢,抢不到就像是失去了生命所有的光彩,命运依然没有眷顾他们。就在抢夺修修兔的那段时间不少的修修兔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真希望修修兔幼崽也能像成年那样跑的慢。”


“兄弟如毛发,修修兔如皮。我可以没毛,成为一只秃毛的烦烦兽,却不能没有修修兔压窝!”


“你是不是又被一株文州木抢走了心仪的修修兔?”


“求别提。”


【不要在树多的地方久留。】


文州木是一种长得像树术的魔兽,好吧,他们本来就是一种树。由于根系可以从土地中抽出来,他们能够移动行走,不过很慢就是了,但因此他们也演变成用陷阱捕捉猎物的高手。


这一片草地里有一株文州木,他伪装成普通的树木守在进入草地的必经之路上。草地上树木不多,视野看起来十分开阔,看起来很有安全感——很容易引来一只涉世不深的幼兽。


一只雪团子般的修修兔看起来对这个地方抱有很大的警惕,他左跳右跳小心的观察四周。


为什么要不停跳呢?


因为呆在原地永远比移动起来更危险。


那块石头后面会有一只拾荒兽吗?那朵花会是百花兽变的吗?又或者是眼前的这棵树?


这片草地太正常了。


修修兔跳过了横亘在路上的朽木,跳过了一截冒出土的树根。文州木安静地用藤蔓上传来的画面调整自己的陷阱。


没错,在往左跳一点,猎物就绝对会被网住!


修修兔停下自己的脚步。前面的那一小片草幅度和别的地方都不一样,虽然可能是土地不平整的缘故,修修兔还是调转方向往旁边一跳。


那里有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一块很滑的石头,一块看起来很干燥实际上很滑的石头。


他一个脚滑跌进了那一小片的草里,瞬间就被网进藤蔓交织成的网里。


将那只小团子往树洞里放好之后文州木满意的摇晃一下自己的枝干,他到底是一株光棍多年的文州木,尽管修修兔一族也是那么狡猾,但限指成年。幼崽的小狡猾遇到老成精的大狡猾,只能乖乖被压窝了。


【不要在平地逗留,一定要快速离开。】


他的眼睛映出的是一片寸草不生没有任何遮蔽物的黄土地,只要过了这里他就能到达神之领域成为一只让兽不敢抢只能供着的成年修修兔。


然而,平地往往意味着暴露的彻底。


一只雪白的团子在黄土上蹦跳,荣耀之森有的是视角灵敏的魔兽,轻而易举就会发现。落单的修修兔幼崽是多么可遇而不可求的啊,特别是竞争者的优势无限弱化之后。


杰西卡鹰跟普通的猫头鹰大概是亲戚,长得很像。而杰西卡鹰像是人类世界里那些魔法师饲养的猫头鹰,只是更加自由和强大,他们本身就是魔法师般的存在。


这只杰西卡鹰已经盯上了蹦跳得飞快的修修兔,按理说立马抢走才是正理,他却没有动作。


问题很简单,远程系的魔兽一向克制空中飞行的魔兽。离他不远处,在黄土地之后的小草地里,在他停歇的这棵树下,周周狐伺机而动!


他们俩在等谁先忍不住,乱了自己的阵脚。


眼看修修兔就要靠近神之领域,他们终于动了!周周狐往前一窜,不断逼近那只一直警惕的修修兔。杰西卡鹰则是双翅一振,飞速略过周周狐上空。


周周狐朝他发射自己火红的尖毛,那些尖毛在空中化作火焰。杰西卡鹰小心避让着,速度被拖住了。


成年和未成年之间身体力量的差距很大,修修兔知道自己身后追上来两只成年的魔兽,用他自己平生未见的速度卖力的跃动。


但就像一个婴儿爬的再快,大人跨一步就能抓住他一样。尽管那两只在打架,修修兔这样做依然没什么卵用。


变故就发生在这一刻!


真诚鼠最擅长干挖洞之类的暗搓搓的一点也不真诚的事,虽然体型同样很小战斗力不容小觑。


等周周狐和杰西卡鹰分神完毕,真诚鼠背上驮着结完婚契乐颠颠的从他们身边“路过”。


杰西卡鹰当即表示,他的眼睛要不好了。


【不要功亏一篑,受到别兽的诱骗】


这一只修修兔就在神之领域的结界外遇见了百花兽,那是一种很倒霉的魔兽。


修修兔也感觉到了百花兽的倒霉。


从最开始差点被自己绕迷路,到刚才跌倒好几次,修修兔虽然被百花兽用火力压制在一个小圈子里,依然很想为之默哀。


况且……


修修兔往神之领域的方向一跳,压制他的种子弹跟着移动位置。


这家伙根本就不愿意伤害他。


果然没错。


荣耀之森里所有的魔兽都不愿意伤害修修兔,除非不是自己压窝的那只。当然,就算不是他们也不会伤害。


百花兽沮丧的停止了动作。他的移动速度因为前几天受了点伤大打折扣,不然早就抓住修修兔了,他知道那只聪明的兔子掌握了逃走的办法。


见周围的种子弹消失了,修修兔朝结界的光幕跳了几下,突然就停下来转过毛茸茸的小脑袋瞧那只长了几朵花在头上的魔兽。


进入神之领域接受洗礼后才结婚契不过是想要嫁娶自由罢了,修修兔却对眼前这只百花兽很有好感。


于是难过的要死,以为自己又要打一年光棍的百花兽发现——小小的不够他一爪子抓的修修兔幼崽跳到他的面前。


“你愿意跟我结婚契吗?”


充满奶香味儿的嫩嫩的嗓音让他心里一震,忍不住热泪盈眶。


“嗯!”


他真是他们族群最幸运的百花兽,没有之一!


今年修修兔的成年洗礼,没有一只成功。



晚上的荣耀之森立马冷清下来,除了数十只魔兽有窝不能回。


他们不论是什么种族都被家里新出炉的用来压窝的修修兔赶出来吹夜风,有的甚至被勒令趴在石头上睡觉。


看起来很惨的样子。


然而今年依然没有修修兔压窝的魔兽表示,今晚一点也不想出来玩。


光棍不想看到爱的惩罚。


end


评论(23)
热度(778)
  1. nhynyy阿迟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