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翔叶】每天都想跟男朋友分手[一发完]

*还债3000,只多不少

 

*文笔废了,剧情也废了

 

*就是这样[哭着]

 

报复你讨厌的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让他爱上你后,再抛弃他。

 

孙翔讨厌着叶修,说不上来为什么,反正就是讨厌,讨厌着叶修很多很多的行为。

 

好吧,其实是因为他有好感的妹子对他十动然拒,告诉他她喜欢的人是叶修而已。

 

年轻的小伙子做事情总是凭借一时意气,听说了那个方法之后就立马把人堵在学校的某个废弃的教室里。

 

“喂,我……喜欢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说着这句话心里却不屑地不一句,我最讨厌你。

 

他们俩在骨架、肌肉和身高上都有一定的差距,叶修被他圈在怀里,他低头去看,此时这个人看起来竟然有些纤细。

 

叶修脸上覆盖着白皙且有光泽的肌肤,卷长的睫毛阻隔光使得它有了一些阴影。顺着鼻子再往下是粉红饱满像果冻一样的嘴唇,脖子的线条蜿蜒而下溜进敞开的领口。

 

孙翔看得莫名的仔细和清楚,他喉结不自禁上下轻轻滚动。

 

“唔,我好好想一下。”叶修伸手想要把现在紧贴着他的身体推开,嘴上说着拖延的话。只是手还没有按上孙翔的胸膛便被一下抓住手腕摁在墙壁上,顿时两人的距离挨得更近吞吐的气息都交融在一处。

 

叶修脸上细小的绒毛此时被对面的吐息惹得微微晃动,他觉得有点痒。

 

“好吧,”他这样说到,声音因为被压制住显得不大,却别有一番味道,“什么时候你想要分手记得提前给我说。”

 

孙翔恍惚间想,这事情有点太顺利太合乎发展了,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太对劲只能下意识回应到,“……哦。”

 

仍然被困在人怀里的叶修弯弯眉眼暗地里扯扯嘴角,心里并不把这次交往当真,告白的人都没有当真他怎么能当真呢?尽管他从不喜欢拿感情开玩笑,只是偏偏有人先于一步开玩笑,他就顺势答应了。叶修倒是记得男朋友需要做很多事来着。

 

这下子又多了一个欺压的对象,勉勉强强抵消了有人抓着他手腕把他摁在墙上不能反抗的抑郁感。

 

只是后面的事情有点太过于自然,让叶修始料未及。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一年又一年,回头细想孙翔会觉得昨天他还想着要通过玩弄叶修的感情让叶修后悔终生、悲痛欲绝之类的,今天立马就变成了任劳任怨的仇人家属,这样未免太玄幻了。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

 

孙翔学生时代总找机会刺叶修,哪里知道一段乌龙告白他们俩像是结谛什么强制契约似的这么一过,高中毕业了,大学毕业了,他俩工作了,而这个该死的契约还附带让他不能干违背良心的某些坏事的禁封。

 

他到现在还是初恋未完成,逼近魔法师成就的纯情大男人。

 

简直是被叶修栓跟链子套牢了,就算跌停都得等主人高抬贵手放过才能横着出来。

 

#每天都想跟男朋友分手却总是找不到很好的理由怎么办?#

 

清晨的天气还是凉凉的,孙翔手腕上的运动手表显示着时间,每天例行跑步没有让他汗湿透身上的背心,有聊胜无。

 

就是家里的菜啊都不够了……

 

“啧。”孙翔情不自禁做出不耐烦的表情,就像叶修在他身边时做的那样,只是眼睛里的光芒倒是证明没有他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不耐。

 

提着大包小包东西打开门之后轻轻地把那些塑料袋放在茶几上,如每天例行晨跑一样,孙翔开始例行的懊恼。

 

应该重重地放在茶几上才对!

 

“不对,那样茶几有可能坏掉。哈~”

 

叶修随意套上一件衬衫就从卧室里出来了,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回来时那个表情就知道脑筋直来直往的人到底在想什么。然后提醒完就靠在墙壁上困倦地揉眼睛,顺便打了个哈欠。

 

半弯下腰的孙翔朝那里一看,立马又别过脸,耳尖发红烫得他心慌。

 

“快吧裤子穿上!”

 

说着急匆匆地打开储藏的小门把应该放进冰箱里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去,也不管是不是应该放在那一层。

 

“喂,速冻饺子应该放在冷冻那里,难道我们俩今天晚上吃臭掉的饺子吗?”

 

叶修穿的是孙翔的衬衫,他把过长的袖子挽起来,伸手就要帮忙。

 

“我说,快去穿裤子啊!”

 

像是遇见什么洪水猛兽,被靠近的人爆退三步。

 

叶修靠在他身上晃了晃自己露在外面的大腿,面上并不在意这些,“啧啧,年轻人你还需要继续修炼啊。”

 

我踏马要跟你分手啊!!!!

 

今天的孙翔依然想要跟叶修分手呢。

 

走在去高中同学会路上的两人一直被人行注目礼,任谁穿着家居服随意出门都免不了被人多看两眼。

 

用叶修的话来说,都是熟人穿太正式多有距离感啊。

 

但是我们知道孙翔同学高中的时候跟叶修并不同班,所以他这次是以家属的名义跟着一起上。

 

地址是在距离市中心很远的一家小饭馆,可以用一个很亲切的称呼来叫它——农家乐。

 

只能说他们俩住的比较近才甩火腿来过场子。

 

叶修有好几年没有见过这群人了,大家似乎都约好了发誓要做出一番成就来才能再一次团聚。作为没有手机的原始人叶修据说是无意间碰见其中的某个组织者才得知最近要同学会了,于是定好日期欣然前往。

 

按理来说人应该很多,但约摸就那么十几个人,性别基本为男。

 

孙翔凭借自己野兽般的直觉知道,在他出现在叶修身边时身上被灼热的视线戳了十七八个洞!

 

这群人,太违和了!

 

就算他我行我素从来不去什么同学会,却也了解一些事。正常的五年同学会,不可能只有十几个人!

 

叶修没多想只当是才过了五年没多少人愿意来就挨个给人打招呼,“哟,都是我熟的人,那好今天随便就来了也不用丢脸。”

 

几个人配合的笑出声,只是眼神都盯着他身边的人。

 

“这是我男朋友,大家都是朋友,所以今天就先介绍给你们。”叶修一把抓住用眼神回敬的孙翔,举手随意比了个介绍的动作,脸上的笑容极其散漫。

 

气氛一时间有点怪异。

 

“男、男朋友?!叶修你有对象了?”

 

黄少天是叶修高中时代跟他关系最好的人,第一个出声的当然也是他。只是表情称不上厌恶也称不上祝福,非要用话来进行形容那就是晴天霹雳人已懵逼。

 

紧接着就是深深的抑郁。

 

“你们俩怎么认识的,一定得说给我们听听啊。大家说是吧?”

 

“好你个废物点心,尽给我找事做!”说着叶修也配合呛声,尴尬的气氛勉强热络起来,“就是快毕业左右吧,这家伙把我堵住了,然后……我们俩就在一起了。他就是隔壁班,好吧,是我们楼上正对着的那个班的孙翔。”

 

这下子气氛变得更加怪异。

 

今天的所谓同学会并不是真正的同学会,而是一群只为了见叶修的人组织起来的赴会。

 

除了过来撑场子的几个女同胞,在场的性别男那一个不对叶修有意思的?他们等这么久无非是想着自己有能力了可以和心上人表白→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现实有点太残酷了。特别是叶修告诉他们,在他们所有人商量好有出息了就跟叶修表白的快毕业的那段时间里,叶修被一个不认识的人堵截然后多了一个男朋友。

 

人生未免太过令人惊奇,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等待。

 

只不过更让他们抑郁的是,那个叫做孙翔的人,就是这个人,抢了男朋友的职位,被叶修拉着还隐隐一副“我跟嫌弃你快放手”的神情。

 

太欠揍了。

 

作为心里内心喜欢着叶修的人他们怎么不会知道呢,这个男人分明是和他们一条道上的人,偏偏还……

 

这群人对自己有敌意,孙翔非常肯定。不然他怎么会莫名其妙总是被坑,刚好在叶修面前出丑。除了平时脑子平直没弯的时候,孙翔的智商从来都是在线上的,这里的人他一个都认识,被针对只能是因为叶修了。但是很明显他们都不讨厌叶修,甚至可以说得上极为喜欢。

 

孙翔又想起了让他和叶修在一起的所谓原因——他已经想不起来脸的初恋。这么些年不但没有让叶修痛苦过,反而两个人过的还不错,就是他自己总是会被欺压。

 

这种敌意他很熟悉,最开始天天心里都是对叶修恨得咬牙切齿,大概当时也是这样的眼神。

 

可恶,果然是叶修的错!

 

再一次在心里愤懑地喊了一句孙翔一脸别扭地站在叶修身边,看着那个人愉快地和别人交谈并沐浴在他人宠爱的目光里,各种不满意。

 

“喂,今晚上我想吃小炒肉。”

 

叶修习惯性地停下话题抬高手臂搓了一把他毛,“晚上自己去买,乖啊。”

 

孙翔再次受到十几个注目礼,比在大街上若有若无的那些要刺痛的多。

 

他憋了半天也憋不出来什么合适的话,只能照常想着回去neng死叶修报了仇就分手。

 

不过……看见某个人依旧不理他,孙翔悄悄的把期限不断拉长。

 

此生大敌当折磨一辈子为佳。

 

****

 

每天都想跟自己男朋友分手,但是今天突然就不想跟他分了怎么办?

 

end

 

评论(15)
热度(762)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