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黄叶】从天而降[一发完]

*最近上学了,所以更得慢哈

 

*梗来自网上一个段子

 

*伞兵黄练习跳伞落在叶家的院子里

 

01

回老家的第十五天,叶修仍然没有想要到田野里走走,呼吸一下比城市里新鲜得多的空气的打算。

 

淘完米的叶修他妈把淘米水倒在院子里那些韭菜苗上后,就看见自家娃又在网上虚度美好人生。

 

叶修的妈对他说,“叶修啊,老是呆在家里看电脑怎么能找到对象,你也老大不小了难道指望有人从天上掉进咱们家院子里变成你对象吗?”

 

叶修十指翻飞敷衍的打哈哈,“缘分嘛,我不找它,它自然来找我。”

 

叶妈熟练地摇摇头,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为叶修对找对象这事儿的消极对待叹息了。

 

日常问儿子下对象决心的叶妈一般都是挑上午问这个问题。现在是下午,即使是养尊处优多年的叶妈照例到田里帮家中长辈清理新挖出来的农产。

 

没人在面前唠叨叶修自然是更加肆无忌惮,以超高的效率打完一个本后正要伸个懒腰把自己疲惫的肌肉放松。

 

“啪嗒!”“咕噜咕噜~”“哎哟!”

 

先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儿,再是一阵翻滚的动静,最后是一个人的叫唤。

 

叶修立马从堂屋麻溜地赶出来,他家院子边上那几窝韭菜已经被压扁可怜的倒在土里。院子中央一团材料不好说,看起来有点眼熟的东西里一个人挣扎的爬出来。

 

“我操,这院子也太小了吧!”

 

叶修就瞅着那个跳进他家院子还抱怨院子地方太小的人,默默的,不说话。

 

然后那个人也不说话了。

 

02

“那个……哈哈……我们队在练习跳伞呢,我给操作错了……好吧,我的错。”

 

那人本来打算好好解释一下,结果叶修指着那几窝被压进土里的韭菜,他顺着一看,住了嘴。

 

“……新手上路总有意外的。”

 

叶修挑眉,“那你运气真好,这附近除了我们家院子是空地,不是房子就是树,掉哪都残。”

 

今天太阳很大,那个据说是伞兵的家伙收拾铺在空地上降落伞汗珠子不听往下掉,砸在地上形成的水渍一会就干了。叶修抬过一张小竹凳坐在家门口,抱着笔电看他掉汗掉的嘴唇都干了,然后就想了想从堂屋的桌子上端出来一杯白水。

 

“喝水不。”

 

“诶,谢谢!”接过水杯伞兵立马笑开了眼,叶修才注意到这人长得格外的阳光帅气,一副能量满满的模样。

 

四下里看了几眼,叶修从角落里拾掇出一把生锈的镰刀,伞兵见状立马把水杯握紧,接着叶修就提着镰刀路过伞兵把那几窝被压死的韭菜割掉了。

 

伞兵看他把韭菜一割,顿觉脖子发凉,“你在干嘛?”

 

叶修蹲着转过头,“毁尸灭迹。”

 

伞兵的脖子更凉了。

 

晚上叶妈回来,叶修手指噼里啪啦打着键盘,眼角余光一瞄就知道他妈又是打了几盘麻将才过来的。

 

她理了理头发,“儿啊,外边的韭菜怎么少了几窝?”

 

叶修面不改色,“可能是有人进来看我们家韭菜长得好,给割走了。”

 

03

“啪嗒!”“咕噜咕噜~”“哎哟!”

 

最近这声响可是越来越频繁了。叶修顿了顿剪指甲的手,不用猜肯定是那个伞兵又蹦哒进他家的院子了。

 

在这么下去了不行,他们家的韭菜割了长得快,但因为总是刚长出来就被压死割得更快,他妈都开始怀疑是不是熟人作案。叶修也不好告诉他其实是他们家院子每天都要掉进来一个伞兵。

 

“嘿,叶修!这次我没把你们家院子里的东西弄坏!”

 

剪完指甲叶修又把那杯凉好的水端出去,顺便拿了把大蒲扇。黄少天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他那身衣服一看就是制式的摔了好几回都没破过。见叶修懒洋洋从堂屋里出来他眼神一亮,忙把人往屋里赶。

 

叶修也不想在大太阳里站了,多一会儿都不愿意。屋里比外边凉快得多,他往靠椅上一坐就不动了。上身背心下身短裤就这样起身出门回来三个过程里他都觉得背上开始冒汗,可见天有多热。至于那个穿着长裤长袖的,多看一眼都要添一份燥热,叶修猜那家伙里衣湿透了也说不定。

 

这不,额头都反光了。

 

“你们训练挺累啊,跳下来还得走回去吧?”

 

这天天都往院子里跳是挺累的,叶修一边想一边摇着蒲扇。而黄少天眼巴巴盯着扇子不松,见叶修没有跟他一起分享凉风的意愿犹豫一下,抬起坐的小竹凳就挨着叶修坐下。

 

叶修整个人摊在靠椅上,把蒲扇一扔,丢在黄少天手里,“来,不着急回去对吧?想扇风就自己动手,记得把我也扇进入。”

 

除了沉默黄少天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反抗。

 

“哎哟,谁把我们家韭菜压坏了?”

 

黄少天一边扯衣领的扣子一边制止,“别!您坐着,我给您扇扇……”

 

说着就麻利地摇晃自己的手臂,以表示他此时的决心。叶修安逸地躺在风里,尽管还是热却也有点昏昏欲睡。

 

虽然人把韭菜压坏了不少,这股风扇得还不赖。

 

04

“给你!”

 

经过大概十几天所谓的跳伞练习,叶修看的出来黄少天现在是有目的的跳进他家的院子了。不过,正好可以托他带点东西。

 

他一把将黄少天丢过来的东西接住,“谢啦。”

 

“不用说谢谢,就是让别人帮个小忙的事情而已,何足挂齿。”

 

叶修摆摆手,用眼神示意他知道了。

 

叶修的工作倒也很便利,就是在网上接一些做软件防火墙的活计,所以才能陪他妈在乡下呆这么久,他把做好的东西传过去就转头问陷在沙发里的黄少天,“所以,你现在准备先坐一会儿?”

 

黄少天立马喊到,“你不欢迎我,怎么可以这样?!好歹才帮你了吧,利用早就扔一边也太无情了!”

 

叶修单手支起自己的下巴,赞同地点头,“不错,我怎么没想到呢?”

 

陷在沙发里的人立马装死表示自己已经睡着了。

 

“喂,睡着的那一个,喂,黄少天!”过了好一会儿叶修又出声了。

 

假装自己睡觉的黄少天正准备真正睡过去,被突然这么喊一声给惊醒了,“怎么了怎么了?”

 

“我刚刚想起来,你长得真眼熟,我们不会是在哪里见过吧?”说着叶修点燃一根烟,他一边说烟一边晃,“保不齐第一次是你故意掉进来的。”

 

“这么可能,我根本没见过你!”

 

叶修吐出一口白气,慢悠悠地说,“你这话,可不能说太死了。”

 

“对吧,学弟?”

 

继上次叶修拾掇出镰刀之后,黄少天再次感受到了脖子上覆盖住一层凉意。

 

05

黄少天喜欢大他一届的那个学长,磕磕绊绊了那么久谁也没给说。

 

学长毕业那一天,他装作要买书从学长卖课本的地摊边路过,看着一边压着学长一边不让人走的男生发出了刀子一般的眼神。

 

“学长,你们这本笔记怎么卖啊?”

 

回答他的正是藏在他心里的那个人。

 

“这谁把我的数学笔记放进地摊的!”叶修顶着刺眼的太阳,指着围在他身边的一众人质问,然后转而“学弟,你换一本行不行?”

 

“这个……”其实黄少天也没想过卖笔记,送个顺水人情就答应了,“好吧。”

 

那天刚好是返校的下午,以闲着没事为理由,黄少天就跟着一众学长其实主要是跟叶修说了不少话。

 

“学长,我听说很多人毕业去了大学立马就有交往的对象了,是不是你们也找对象了?”

 

“哪能啊!”

 

“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光棍。”

 

“就是,不过老叶跟我们不一样,别人根本不想要。”

 

叶修举起刚才那本笔记说,“找对象多麻烦啊,直接跳我面前得了,谁在我准备找的时候跳我面前就行,保管立马答应。”

 

“得,你当所有人都是专业伞兵,撑着降落伞就跳到你面前了?”

 

不管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反正黄少天知道后就去当了一名伞兵。

 

06

“好,我们黄少铁血真汉子,主动要求往那么小的地方跳!”

 

“别人艺高人胆大,你有种也跳一个,就算你要求跳上面也不答应啊!”

 

“还得跟别人院子的主人说一声才行呢,你们要学的记得和别人说一声啊!”

 

“不就跳个院子吗,”黄少天把队友往边上推开一两米,“必须要在紧迫的环境下才能激发人的潜能!”

 

其中一个人摸摸自己长满青渣的下巴,怀疑的上下打量他一眼,“这跟平时的你不像啊,不行我也要跟着跳!”

 

“滚,别打扰我谈对象!”

 

一时间人群都安静如鸡。

 

“你小子,终于说实话了!”

 

单身狗是世界上最凶猛也最需要保护的狗,虽然他们的数量很多。

 

黄少天在跳下去之前被一众单身狗狠狠关照了一番,带着一身不痛不痒的暗伤站在舱口。

 

这个高度说高不高,说低不低。

 

他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

 

任务是比刺刀更精准得落在目标范围内,预备!

 

一!二!三——

 

我要跳进你的心了!

 

那一天黄少天咕噜咕噜在地上滚了几圈,从罩在头上的降落伞里一钻出来就看到了叶修。

 

你看,我是不是直接跳在你面前了?

 

end














 

老不正经的小剧场——

 

一天,没去搓麻将的叶妈提前回到家里,按照她的日常今天还得说说她大儿子找对象的问题。

 

“叶修啊,老是呆在家里看电脑怎么能找到对象,你也老大不小了难道指望有人从天上掉进咱们家院子里变成你对象吗?”

 

然后……

 

“啪嗒!”“咕噜咕噜~”“哎哟!”

 

叶妈出堂屋一看,指着地上躺着的男人,手指抖成了筛子。

 

“儿啊,你快过来看看——”

 

叶修懒洋洋靠在门框上打了个哈欠,“哦,妈,那是我对象掉进咱们家院子里了。”

 

评论(27)
热度(583)
  1. 舊時、彷徨阿迟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