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all叶】传说中半夜对着镜子削苹果会……

策划部来了新人,按照惯例这事儿需要好好庆祝一番才行。于是庆祝的地点定在了非常放的开,非常亲切的KTV。


是个人就会被强制性推到话筒面上唱一句,的确是消除新人不安的好地方。前辈不论唱的好与不好,性格都外放了,能不放轻松吗?


楚云秀和苏沐橙刚刚唱完《套马杆》,立马在小新人面前变得平易近人起来,小姑娘现在腼腆地跟她俩说着话。


至于其他人,完全就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了,该怎么玩就怎么玩。三五个人围着茶几,在闪烁又昏暗的灯光下气氛热烈的摇色子,此时的背景音乐是由黄少天和包荣兴共同演唱的《狮子座》。大概就是包荣兴大声一吼“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黄少天不甘示弱地在没有狮子座的部分更大声地回敬过去。


叶修刚刚输了要被罚酒,听见那一声比一声大的嗓门马上表示,“闭嘴!”


然后淹没在音响里。


他端着一小杯啤酒起身对还在劝酒的众人说,“你们继续。”


“老叶别卖酒啊,我们看好你!”


“别怂,是爷们儿就是喝!”


叶修的选择是走到黄少天面前示意他把话筒给自己,黄少天不明所以地把话筒交出去。


“黄少天你好烦!”


不顾耳朵整个都不太好的黄少天,叶修拍拍没人跟着对吼也停下来的包荣兴,“包子,下次好好唱,我看好你。”


包荣兴立马把他抱个满怀,眼神亮亮的,“好的老大!”


看到如此不公的区别待遇,黄少天,卒。


憋着一股气,黄少天放弃继续唱下去的机会转战摇色子,气势凌人大杀四方。


勉强支起自己喝完酒晕晕乎乎的脑袋,叶修就眼睁睁看着韩文清拿过话筒,正在播放尾声的歌曲被人切掉,下一首正是屠洪刚的《精忠报国》。


其实这歌挺不错的……叶修安慰自己。


放的开能到达何种效果果然是要看脸的,新人妹子听见唱完歌的韩文清对她沉沉说一句“好好加油”大有吓哭的架势,苦着脸点点头往两个新姬友背后缩了缩。


在场的除了叶修的所有人都唱过歌之后,那两个话筒的存在渐渐变得可有可无起来,但是到底这个房间包了三个小时,现在时间也远远没到时限。苏沐橙看了一眼手机时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把今天她准备拿回去吃几天的苹果放在房间中心的茶几上。


“我刚刚看到一个传说,”沦为放歌机器的音响没有掩盖苏沐橙的声音,“听说子时对着镜子削苹果能看见……未来的恋人哦。”


“顺便,还有蜡烛。”


叶修淡淡吐槽,“因为其实什么都看不到,所以提前点蜡,对吗。”


苏沐橙微笑看他一眼,“叶修,我明天想去逛街,你陪我?”


手上点起的烟可能是头晕的原因,抖了一地烟灰。


他强硬撑起一本正经的表情,“既然是沐橙说的,我们不如试试吧。”


在场的女性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一人包里至少一面小镜子肯定有。已经结婚的方明华从容微笑,表示自己不必参与这个无聊的游戏,被包间里所有的单身狗行注目礼,处以凌迟。


苹果有很多,但是孙哲平瞟了一眼就噼里啪啦状似用力摁在手机屏幕上,孙翔看起来不感兴趣实则不停将目光放在正头晕的人身上,发现叶修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他就装作光明正大地看叶修背后的壁花。


几个女性也很感兴趣的样子,有点蠢蠢欲动跃跃欲试。


新人突然就安心了,看来策划部虽然男性占据很一大部分,都是一些平易近人的好同志啊。除开韩文清。想起刚才那句鼓励。她勉强一笑。


“事先告诉你们,要把蜡烛摆在镜子边,正脸对着镜子,皮不能削断。”苏沐橙摇摇手机。


“苏沐橙这些我早就知道了,我们快点开始!”


叶修正斜倒在沙发上,他稍微一清醒,顿时包间从高贵优雅有内涵变成了灵异现场。本来干的就是灵异的事情。怎么背景音乐居然是哀伤又抒情的风格。


他默默把上衣口袋里的烟盒拿出来,发现重量不太对,周泽楷看见他拿烟盒的动作,好心指了指垃圾桶,果皮上盖了一层烟被子。


……谁干的!


“孙哲平你不是挺不乐意玩这个的吗,怎么抢我的镜子!”


张佳乐一掌拍在茶几上把啤酒沾了一手。


孙哲平手腕微微颤抖,苹果不要钱一样皮削死厚死厚,它的生命在张佳乐一掌的声势里应声而断,“……”


“噗哈哈哈……天道好轮回!”


孙哲平看一眼自己手里剩不下什么肉的苹果,果断把它砸在叶修被人丢掉的烟上。


黄少天剑圣的名头不是盖的,也不是吹牛吹大的,只见他手指与手掌完美配合,唰唰唰,完整的果皮不断与地面缩短距离,片刻时间一条不浪费果肉的苹果皮成了。


他削完了迫不及待抬头看那面镜子,发现早就被转过去给乔一帆用了。乔一帆看着他,举起手里削到一半的苹果腼腆点头,眼神略微闪烁。


黄少天手抖成筛子,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愤怒地把苹果喂进自己嘴里咬了一口。


边啃边说,“你们……唔……真是太过分了!”


一股淡淡的失落涌上他的心头。说到底人都是有点迷信的,中国人更是无下限的灵则信,不灵则不信。一种事物只能证明它存在,永远不能证明它不存在。


以上只是为了说明,黄少天真的想从这面镜子里把叶修给看出来。


韩文清成功了,顿时许多双眼睛集中到他对面的镜子上。画面其实格外的美,那面镜子类似古代掌中的小妆镜,而面对它的是韩文清。好奇的人们差点不敢看下去。


“噼里啪啦!”


镜面窜出几道电光火花,真的有一个人影渐渐清晰了,大家一时间忘记了如此灵异的场景他们或许应该躲起来。然而,还没等他们意识到这一点,镜面从中间出现了裂纹,蛛网一般的“嘭”,碎了一桌子。


“哈哈,老韩……!”叶修一拍自己的大腿因为头晕只是轻哼哼笑出声,“镜子怎么经得住你吓?”


苏沐橙默默看着自己碎掉的镜子,挂起甜美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那群人里正在认真小心削苹果的人似乎都若有若无的投来目光,像是暗示又像是……


试探。


叶修晃晃自己的脑袋,此时感觉大脑跟心脏似得,不停突突的跳,不疼就是烦躁。


“唉……”


他从茶几上的口袋里掏出一个苹果,鲜红欲滴。正巧面前果盘里有把小刀,他就当做没事干给自己削苹果吃,顺便还能压压那股不舒服的晕眩。


叶修低头熟练地把那条红带子似的果皮削下来,反应能力明显下降的他根本没注意自己的面前被人摆了一面镜子。


孙哲平做完好事双手一插口袋,就出包间接电话去了。


那面镜子是张佳乐的,所以比女士镜大上很多,把叶修整个都照进去了。他一边削镜子一边生出些云雾来,削到一半占据整个镜面的云雾又被拨开……


叶修手指捏住那颗苹果,把完整的果皮往垃圾桶里一扔,抬手就是一口。


他的视线定在镜面上,如遭雷击。


呔,何方妖孽!


“叶修,你也在玩吗?”苏沐橙看见叶修手里一颗削好的苹果,面前一面镜子如此问到。


叶修淡定把镜子一扣,“没有啊,不知道谁把镜子放在我面前的。”


苏沐橙点点头也不在多问,接着又是一个人的苹果削断了。


叶修觉得心情十分复杂,看到镜子里的画面后人也不晕了,他扫视整个包厢,一个两个……


默默咽了口水。


这些人哪里是和谐有爱的好同志啊,分明是和♂谐♂有♂爱!


end


最近比较忙吧,我尽量更新√


爱我给我热度,不爱我就算了


评论(15)
热度(566)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