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all叶】求婚姿势大猜想[一发完]

*真的沦为长段子手的我


*ooc与我同在


【翔叶—网络私信】


叶修正在打荣耀,QQ还在隐身,隐身可见的只有苏沐橙,无人打扰,非常好。


只是隐身不可见也不能阻止别人给他发消息。


“滴滴滴”


QQ消息显示有一个人给他弹消息。


正好干翻了一个boss的叶修把鼠标移至跳动的企鹅身上,看清楚是谁在发消息他挑眉,大感意外。


一叶之秋:叶修你在吗


……


一叶之秋:叶修你不在?


一叶之秋:咳,反正给你说个事儿


然后是一张照片,身材结实健壮的小伙子表情别扭的像是别人逼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只是他手里捧着一个小盒子,一个装着戒指的小盒子。


看背景是还是单膝下跪的。


一叶之秋:你愿意吗?


叶修静默地瞅了几眼照片,又打来荣耀的游戏界面,刚好发现轮回的人在打boss,他招呼兴欣的人开小号各种无下限抢boss。


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点开跟一叶之秋的对话框噼里啪啦就开始打字。


君莫笑:no  yes


君莫笑:I  don't


一叶之秋:为什么?!


君莫笑:你去问问沐橙,私信里求婚算什么事儿?


君莫笑:顺便谢谢轮回送给我们的boss


一叶之秋:我戒指都买了!


一叶之秋:抢我们boss不要脸!


君莫笑:哦


君莫笑:那记得好好的,重新想一个求婚方式


君莫笑:明天把戒指寄过来


一叶之秋:等等,你答应了?


君莫笑:没有,有戒指我不要我傻啊


【王叶—正常程序】


王杰希拉开西餐厅的椅子,从容的坐下,不见一点紧张。这样的神情没人知道他其实是来求婚的,这更像是约人在西餐厅谈正事的节奏。虽然被求婚的对象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


“所以大眼你约我干嘛?”


其实叶修心里早就有了答案,鲜花,美酒,烛光。王杰希想干一票大的,这很明显。


王杰希没有在意叶修对他的称呼,他尽力把这个当做是爱称。反正,听习惯了,自然而然,就成了爱称。


“你想吃点什么?”


路过的小提琴手无限深情地演奏《梁祝》,然后发现自己拉错了。


气氛一瞬间尴尬起来。


“随意吧,我不挑。”叶修靠在软椅上,和故作姿态的贵妇人不同,他从小受到的教育足够让他这样不端正的坐姿在整个西餐厅里看着不扎眼。


王杰希把一个打开的小盒子推到叶修的面前,还有几支新鲜成束的百合。


盒子里一枚戒指陷在海绵中,不用试,叶修就知道是那是属于他的尺寸。


“今天我求婚,”王杰希双手合十,“你要答应我吗?”


一切都很完美,这个程序走的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对面的人摇摇头,否决了王杰希的提议。


叶修坐直正色到,“我不希望未来的孩子因为相貌奇特而自卑。”


王杰希突然想把叶修掐死,“你会生孩子?”


叶修郑重摇头,“不,我不会,而且我知道你也不会。”


“这不妨碍我担心。”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王杰希陷入了人生中最深沉的一次思考。


【平叶—婚礼强行求婚】


一场婚礼,没有伴娘,到是有两个伴郎。


一个慵懒迷人,一个狂傲不羁。


这是一场豪门婚礼,不然也不会请到这两个人来做伴郎,叶家的长子和孙家独子,前者有权后者有钱。


而且两人都洁身自好,目前单身,出身豪门,还长得不差钻石王老五般的人物。


以至于本该和新娘一样万众瞩目的新郎,在两个伴郎的面前变成了陪衬、可悲的背景板。


都说女高嫁男低娶,新娘是普通老百姓,的确是高嫁了,只是新郎就是比不上两个伴郎啊!


还好在座的人都是有身份的,最不缺的就是矜持,勉强把视线转移到正主身上,给足了两位主角面子。


大概。


交换戒指的环节,叶修把做成小枕头样的托枕举到肋骨处,一身正装怎么看怎么招人稀罕,比起他那总是一本正经的弟弟多了几分……风情?


孙哲平双手合抱站在他旁边,低头轻声对他说,“等会记得答应我的求婚。”


叶修扯扯嘴角,“你想干什么。”


孙哲平一副你确定要我说的模样,叶修选择不追问。他相信这个人绝对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干你’这两个字。


“这对戒指看起来不错,”孙哲平评价到,表情和语言完全不符,“可惜了。”


一个非常正确的做法,不要去深究孙哲平的话,能把人堵个半死。


新娘子的捧花,传说中被谁接住后,不久就能传来婚讯。大龄剩女总是要求一个好彩头,爱抢夺空中的捧花。


叶修还算尽职尽责的待在想要抢捧花的女宾客的后方,防止出现踩踏事件,不过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绣球花一朵朵扎在精美的包装纸里,刚一抛到半空就被孙哲平抬手一个扣杀,扣进了叶修怀里。


叶修:……


“好了,”孙哲平揉揉自个儿的手腕,掏出一个盒子,叶修太阳穴突突跳起来,然后他接着说,“说好了答应我的。”


“说yes。”


叶修怀里抱着一捧略残的绣球花,看着眼前老大一颗宝石,觉得自己不能没节操轻易就答应了。


【黄叶—夜空星辰】


“今天晚上有流星雨。”


黄少天这样说到,然后拉着叶修跑到郊区的山坡上,虽然到最后他纯粹是把人拖上坡顶的。


叶修抬头看看天,阴沉的不像话,只有半个月亮出来,他指了指天空,“你确定不是下雨?”


黄少天赶忙拿出手机,上面写到,“x月x日x市晴,最高温18°C最低温15°C”


天气预报……能信?叶修没有手机,不代表他不看电视,天气预报不准也是早有耳闻。


架起观测仪,铺开野餐用的垫布,他们俩就轮流观察满是乌云的天空……好像并没有任何特殊的迹象出现啊?


“少天,你有没有觉得,有水滴在你的脸上了?”叶修摸摸自己的脸,刚刚突然感觉到一丝冰凉,非常想雨点落在脸上的感觉。


“当然……”黄少天才想说当然没有,还只是飘雨点的天空突然就下起雨滴,然后越来越大。一瞬间就让两人的头发蒙上水珠,亮晶晶的。


叶修一把把黄少天从垫布上赶下来,让垫布顶在两人的头上,成为了一个漏雨的雨伞。


有聊胜无。


“这就是你说的流星雨?”


“我想,”黄少天把观测仪庇护在他们俩间,“可能是下错了。”


“很遗憾,我没带伞。”


“……我也是。”


“你这倒霉孩子。”叶修摸了把自个儿润湿的刘海说到。


这场雨来势汹汹,打乱了黄少天一气呵成的计划,好在没有打雷,不然第一个劈的就是那台观测仪,还有带着手机的黄少天。


垫布越浸越湿,他们不由得靠的更紧。黄少天觉得其实看不成流星雨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场景不太唯美而已。两个大男人,求个婚玩什么唯美。


“叶修,其实我今天想……”黄少天头顶着折叠过的垫布,准备说些什么,而后深吸一口气,“叶修其实我想跟你……”


才说没打雷的天空立马响起轰鸣生,叶修把垫布一丢拉起黄少天就跑,观测仪都不要了。


“你刚才想说什么?”叶修体力跟不上黄少天,很快就是黄少天拉着他跑,他用手臂挡住雨模模糊糊问道。


黄少天抿抿嘴唇,转头大吼一声,“我想跟你求婚!”


“就是这样。”


今天这个天气,真是不宜求婚。


end


评论(9)
热度(616)
  1. ぎょう阿迟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