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all叶】一个看透人心的画家[一发完]

*灵感来自于欧亨利的一个短篇


*关于“我画的人怎么都散发出想要……的感觉”“看完这些画后觉得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只是在胡扯


叶修是个画家,风格多变灵气。他曾经很有名气,现在却落魄了。大概就像是叔本华一样,在和黑格尔的派系斗争中落在下风,便没有人听他讲课。也许他同样会像叔本华一样会在黑格尔死后找回场子。


但他应该仍然是个名画家,怎么就落魄了?


叶修是个好人,因为太好了本该拥有不小的资产却几乎都用来接济早就落魄的朋友们了。


艺术家的朋友都是艺术家。这话不完全也在理,叶修的朋友不是世家名流也是艺术界声名显赫的人物,但他可以帮助别人,不愿意平白接受了朋友的好意。


直到有人开始找他画画。


叶修原本是不接受别人指定主题的,但来人只要求画人物肖像,是他的后辈周泽楷。俊美的钢琴家用漂亮的眼睛看着他,在那之前叶修免费聆听了这位音乐宠儿的演奏。


“请前辈为我画一副画吧。”


时隔一年他再次正式握起画笔,面前端坐的青年目光温柔沉稳富有夺人的神采。


“等我画完就把它裱起来送到你那里。”分别的时候叶修这样说到,“虽然现在我的画没以前那么值钱,但是死后肯定值钱。”


他讲了一个冷笑话,周泽楷不赞同的皱眉沉默一会儿,“你是最好的画家,现在仍然是。”


“在我第一次看你的画时就这么觉得。”


叶修假装不知道,看周泽楷不吃这套等着他回答就说到,“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


然后周泽楷终于不再笑的勉强,“我很高兴,祝你以后一切都好。”然后他又说:“那副画不用给我。”


叶修落下最后一笔,画里青年淡淡笑着,眼神宛如注视着情人,他曾经这双眼睛修改过多次画,却没有一次成功过。


没有一点感情经历的画家只是感觉到,这样的眼神太过于煽情。但是和往日并不无不同。


“听说前辈给周泽楷画了肖像,能不能帮我也画一副?”


喻文州一向是一副温言细语的模样,叶修不止一次觉得这人不像是让一些画家恨到死的无耻商人,最喜欢对其他买家施压拉低画作的价格。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朋友的。


叶修擦掉了脸上沾染的油彩,反而让那道痕迹拉长,在白皙的脸上越发鲜艳明显,“哦,你难道也不要画吗?”


喻文州用衣兜里的手帕给他擦脸,不着痕迹地抚摸过他的脸,然后笑到,“对,我不要。”


叶修退开,“说,你有什么目的。”


喻文州但笑不语。


好吧,叶修这次算是不懂喻文州的想法了,以前他总是能猜到一点,现在看来是一点也猜不到了。


看来只能把原因算在喻文州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有一天也会不在意利益。


真的不在意吗?


他把画晾在一边,站起来远远的观察这幅画,在那双属于商人的眼睛里看到了珍视,这个人仿佛看着世界上最大的财富。


“哼,每次总是让别人拿完了好处才会想到我,这次居然想都不想了!老叶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黄少天喋喋不休,指着叶修画室里两幅完成的画抱怨着,“不管,我也要!”


叶修挑眉,他刚刚画完一只柯基黄少天就找过来了,“哦,那你也不准备拿走对吧?”


黄少天瞪大眼睛一口气没上来,“……你怎么这么小气?”


“因为穷。”


一时间黄少天竟然无法反驳。


他低声嘟囔几句而后说,“那,要不我养你?”这句话得到了叶修一声吡笑。


“你别不乐意,不要仗着我愿意养啊,我可是分分钟上下百万的人,被你耽误了损失可大了,”


叶修表示你继续吹我都懂的。


黄少天是做雕塑的,和画画相似。他知道自己在这种时候不能动,却在叶修不停投注过来的视线里败下阵来。专注看着他的爱人比什么都要让他羞赦。


“喂,你知道不能乱动的吧,小心我把你画成哥斯拉。”叶修无奈喊到。


“我当然知道啊……”


他反驳却不争辩,默默做出姿态,前两个家伙看起来都那么自然,没道理他不行。


既然你如此专注的凝视我,我也只能如此回应你。会用比雕刻时更用心。


画像如是说到。


时间断断续续过去了两年,叶修被人以各种理由接济着,画像也越积越多,以一个顶级画家敏锐他知道这些画其实可以做成一个系列。


意思是,可以办一次同主题的画展。


叶修的妹妹苏沐橙听说他这个打算后当然是全力支持,只是叶修已经打算独自远行去寻找灵感,片刻都不能停驻。


“那就拜托沐橙帮我办一下了,画展的名字你看着办吧。”


如同作家永远不能像出赏析者那样明确的剖析自己的作品,叶修对自己的作品也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就把命名权交给了苏沐橙,随后就任性地远行了。


苏沐橙在画室看着这些画,一时间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立刻就否决了叶修提出的“友谊”。


秀美的女人在白纸上一笔一划地书写着一些词语,时不时抬头环视那些画,最后圈下了“珍视”。


她长舒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想——


画家的笔看透了,人还未看透。


end


评论(17)
热度(685)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