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月叶】最强之人已在阵中![一发完]

关键词:零点钟声敲响后的魔法

*ooc与我同在

*一直觉得如果真的写月叶的话会超级有趣的,我的水平当然没有那么神奇

*背景依然没有什么卵用

——

像他们这样的赏金猎人用的都是代号,由于能干的炼金术师的存在,赏金猎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徽章,任何一个代号都是不可重复的。当然,如果是要隐藏身份那同样简单,只需要再办理一个徽章就行了,如果你的脸没有暴露过的话。唯一的缺点是——你的等级需要重头再来。

首先从f级任务开始。

君莫笑是月中眠曾经阴过的d级赏金猎人,哦,不过没有成功就是了。月中眠强烈怀疑君莫笑是某个实力强的赏金猎人披的马甲,在他开悬赏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一点,直到君莫笑邀请他一起做任务。

他真正意识到君莫笑是个高手,而且如果只是个用来掩饰的身份那么原来的等级肯定不低。

虽然只是跟着被带过几次——月中眠总是会微微尴尬几分,因为他明明是个c级猎人却被d级猎人带着过任务——但是用他作为一叶之秋拥护者的身份拍胸,君莫笑的战斗方式特别想一叶之秋。

然后他给了自己一耳刮子。一叶之秋是什么级别的大神,君莫笑……呃,反正君莫笑肯定不能和一叶之秋比,他作为一个拥护者把偶像和一个不要脸做比较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美人如花隔云端,偶像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存在吧。人们崇拜着自己的偶像,人少有人在巨大的距离感的阻挠下能产生爱情。

身边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中的一些人时不时就能撩拨你的心。不像是偶像,宛如长在天山的雪莲花,夜空的云中月,抬头去看连根毛都看不到。

月中眠但不是连一叶之秋的毛都没见过,一叶之秋领着他们团队的人挑赤龙王时,当时还是个f级小菜鸟的他远远见过那样的风采。狡猾、干脆,怎么爽怎么来。

这才是他们这些男人的偶像啊!

然而上面这些跟他遇到的问题只有一咪咪关系。

他好像喜欢上了君莫笑,那个抄袭了他男神战斗方式但是画风一点也不帅气,反而处处秀下限,除了实力强的打不过怎么想怎么要揍人的君莫笑。

所以是咋回事儿,他自己都不知道,简直要把头上的毛扒光了!

“啥玩意儿,你喜欢高手兄?!”田七一口麦酒喷了旁边桌的大美女一脸,毫无危机感的大喊一声,“天呐……我该说些什么?”

月中眠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抄起放在长凳上的剑就要把他捅个对穿,和旁边气得发疯的大美女欲要上演男女混合双打。

田七连忙摆手,“对不住,对不住……诶呀美女手下留情,小月月你打我干嘛!!”

月中眠听到小月月这个称呼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羞愤,总之一言难尽。这所谓的小月月是君莫笑给他取得,没人叫过所以相当于专属爱称。

“不准叫这个称呼。”他说到。

等到场面控制下来,田七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还好月中眠只是做做样子不来真的。他把自己的麦酒抱在怀里灌了几口,“我说你来真的呢?也太吓人了!”

月中眠面子上过不去,就算他自个儿也接受不能被别人说吓人也是会很生气的,“怎么吓人了,我……喜欢他有那么可怕吗!”

酒馆里人多嘴杂,君莫笑最近风头正劲,田七就压低声音,“这不是你一开始做的不厚道吗,兄弟这是在心疼你。”

然后一阵挤眉弄眼。

对面的人沉默了。月中眠跟君莫笑有,好几段黑历史,什么——第一次见面阴人,然后开悬赏,拒绝了对方成为队友的邀请,各种鄙视其人风格神似他男神简直就是抄袭。

一说起来……好像基本就是黑历史把美好回忆排挤到一边了。

月中眠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恼火,抢过田七的麦酒猛灌几口。

君莫笑标志性的花花绿绿一身衣裳,往人堆里一放,怎么看都是亮眼,各种意义上。月中眠觉得自己果然不是颜控,所以才会喜欢君莫笑。不是说君莫笑长得有多么难以入眼,光看那张脸还是挺赏心悦目的,一看衣服【。

这个世界上像西施那样粗服乱头不掩国色的人终究是稀有物种。

“小月月,做任务吗?”君莫笑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酒馆里的月中眠,立马打招呼。

月中眠压下自己那句约,矜持的说,“啧,好吧。”

比真的爱慕自己偶像更愚蠢的是什么,爱上一个除了知道脸和代号,啥都不知道的人。人一跑,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把银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高端,大气,上档次,只是放在它主人手里显得那一身配色更加的让人想求放过。

君莫笑神秘感如果换算成数据,估计能在所有赏金猎人里排到前十。不是已有职业中的任何一个职业,武器同样也是这个路子。月中眠对他的猜测,君莫笑是某个高手的马甲,一直也只是猜测。

因为一个高手突然改路子去走一条没走过的路,除了闲的发慌也想不出来别的理由了。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让他更加忧愁了。人生中头一次喜欢别人,居然这也不知那也不知。

月中眠是男人你就问,别叽叽歪歪乱猜啊!他心里的郁闷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小月月,最近是没好好吃饭还是怎么了,老是走神。”君莫笑用伞尖挑开一只扑过来的异兽,平时总是懒散的让人恨不得好好教育一番的嗓音精神了不少。

月中眠回神,赶紧一剑刺倒又扑过来的一只异兽,“谢了。”

君莫笑勾勾嘴唇,嫩色的软肉肉嘟嘟的,意外的给人一种亲上去会很不错的感觉。月中眠赶紧低头。

他们这次接下的任务不简单,不过有了君莫笑就简单多了。这时候差不多也把任务要求的东西收集的够了,准备再休整休整就回猎人公会交任务。

说起来,君莫笑等级提升的也太快了,第一次见面区区一个f级猎人而已。

田七看着月中眠时不时瞅君莫笑一眼,脸都纠结成一团了,连忙挪过去,“兄弟,我跟你说,趁着高手兄还是个低级别的,赶紧把人弄到手,夜长梦多,心里难安啊。以后吧……你说万一身份暴露了,就你有个屁的机会!”

一把草立马被扔在田七脸上,“会不会说话了啊你,老子也是马上要升b级的人了,大不了再努把力……加油升a级。”

“我觉得高手兄比你厉害得不是一点点,”田七见月中眠脸色不太好,又补了一句,“当然我们这些弱鸡差距就更大了”

君莫笑站起来,月中眠没理田七后半句话看过去,那人把伞往背上一扛,笑的别提有多神采飞扬了,简直是目眩神迷。

“走了。”

“嗯!”

算了,无论你是本身是多强大的存在,身份是如何的高不可攀,我都……想要站在你身边成为那个特别的“小月月”。

可恶!他知道这世界上有好人有坏人,只是总是愿意把人往好的方向想,被人阴了才会更加生气。

月中眠也阴过别人,但都是占点便宜无伤大雅,这次却要被别人拿来当替死鬼当肉垫。五十步笑百步的虽然可笑,也得看是哪种程度了。

太过分了!

他们面前是一头成年的赤龙,即使是a级的赏金猎人在赤龙面前也只是比b级c级难搞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就在刚才几个a级的赏金猎人为了逃命,把他们偷盗的赤龙蛋摔碎在他们身上,蛋液沾染在月中眠一行人身上。

现在赤龙放弃了罪魁祸首,找到他们头上。

大多数都还是年轻人的他们,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今天却遇到了必死的局面。

“搞什么啊,怎么会有这种人!”月中眠下意识护在君莫笑前面,尽管他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

他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对于他来说太过神秘,他一无所知。这个人很强,他就像王座上的装饰物不值得一提。

才想要努力奋斗,屌丝逆袭高富帅成为能与君莫笑共进退的人,现实也为免太过于残酷了吧,即使是敲打他也不至于弄出来这么大的声势吧!

月中眠知道挡不挡都是没有任何差别的,果然还是下意识的反应。

“喂,你挡住我了。”

背后的君莫笑似乎很无奈,月中眠的肩膀被推开。他立刻愤怒的吼过去,“你不要说话,你不要说话……唔,让我挡在你面前吧……”

说着他就很丢脸地哭出来了。

炼金术师变相来说,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他们沟通元素,能制作出各式器具。比如,贵的要死的空间戒指。

月中眠熟知一叶之秋任何已知的信息,也买过却邪的高仿模型。所以当那银伞被换成了战矛时,他看着熟悉的仿佛在梦里见过的炼金花纹,跟随着承载着它们的战矛从脖子边穿过,心里掠过的是——

君莫笑就算我喜欢你你也不能连武器都抄袭我男神啊!

君莫笑窜出,战矛挥舞着,狡猾又干脆,除了服装和那张暴露出来的脸颊,凌厉的眉目像极了一叶之秋表现出来感觉。

却邪坚硬的躯干架起赤龙拍下的利爪,这把战矛优雅又危险,曾经饱饮过赤龙之王的热血,此时它亮起,尽是对这头赤龙的轻蔑。

直到赤龙高昂起头颅,逆鳞被刺穿它都不明白眼前弱小的人类是如何打败它的。

那个男人踩在赤龙火红的鳞甲上,高高在上,月中眠恍然想起,被赏金猎人称作斗神的一叶之秋也是如此。

英武的斗神立于小山似的尸体上,将矛尖从赤龙王拔出,龙王的心头热血溅满了银甲,从面具中露出的嫩色嘴唇沾染的笑容自信又迷人。

他则在重重人群后,宛如仰望明月。

午夜零点,伪装的魔法也被破除了,灰姑娘露出了了她真实的形容面目。

“喂,小月月,你怎么又在发呆。”君莫笑扛起却邪,看见了呆愣的月中眠。

月中眠擦了擦挂在脸颊边的生理盐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只是太开心了。”

君莫笑就是一叶之秋……月中眠把自己的剑往泥土里一插,冲到赤龙的身体上一把抱住君莫笑。

去他鬼的一叶之秋,明明是我喜欢的男人!

“你叫什么名字?”

不是君莫笑,不是一叶之秋,只是你这个人。

君莫笑的手迟疑地落在他的背上,“我叫……叶修。”

“好,叶修,”月中眠抬起埋在叶修脖子里的头,凑近叶修的脸,“我喜欢你。”

尾音淹没在相贴的唇里。

end

评论(10)
热度(297)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