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王叶】Lolita/洛丽塔[上+下]

♢这个文名代表,本文,真的,反正知道的都懂,年龄差什么的,但是内容并不高端

♢王家大少爷王杰希x失去双亲被收留的小少爷叶修

♢ooc不止一点点,可能雷炸了

♢大写宠字有,所以不敢打王叶tag

——

“杰希,这就是叶叔叔家的那个小弟弟,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听到这句话时,王杰希站在王宅大门口,他的母亲自停下的轿车里出来,手里还拉着一个个子不高的小男孩然后如此说到,并轻轻推了男孩的背将他推近王杰希。

母亲的唇角婉约又温柔带着岁月留给她的纹路,双眼里全然的爱怜和疼宠都给了他眼前低头叫人看不清面目的小男孩。

叶家的事王杰希略有耳闻,白手起家的叶家家主和他的姨母也就是叶母死于飞机失事,只留下他们俩捧在手心里还未曾长大的老来子。

哦,还附带了大笔天文数字般的遗产。唯有将这位小少爷托付给不会妄图连皮带骨把他嚼得渣滓都不剩下的王家,恐怕才能令其安然成长。真是托了王母与叶母姐妹情深的福。

男孩儿头顶的发旋正中王杰希眼下,他顺着发旋扫过软软贴附在额头的尾部,圆润的下巴,藏蓝色小西装,同色的小西装短裤。一双圆溜溜湿漉漉如同小动物的眼睛突然投进他眼底。

真是可怜又可爱。

小男孩长着肉嘟嘟的苹果脸,五官端丽有几分他姨母的影子,连嘴唇都是鲜嫩的颜色。此时他抬头,长而卷的睫毛不安分晃动着,乌黑的眼瞳里有许多不属于这个年龄孩子的情绪。

王杰希低头静静看着男孩,看着男孩迈开细白的腿走向自己,用柔软的小手抓住他垂在裤线的手掌,白白嫩嫩的脸扬得更高。

原来他们俩的高度相差竟然如此之大,缘由说到底,一个才仅仅七岁一个已经二十四岁了。

男孩露出笑容,“杰希哥哥,我是叶修。”

那双小手简直比塞满绒毛的小枕头还要软,孩童天生浸泡在牛奶里的嗓音也透出一股香甜奶味,抓着他的指头通过他的耳朵顺着就软到他心里,

他想自己一定温柔到不行,不然蹲下来平视时,这个本来对他还有点生疏的小家伙也不会打开防备。

“以后你就是我弟弟。”

叶修来到王家已经五年时间,失去双亲的伤痛渐渐被抚平,不复一开始的拘束疏离。

“咚咚”

轻快而急促的扣门声响起,正在向王杰希汇报工作的助理向他投以问询的目光。助理并不是第一次来王宅给少东家汇报工作了,遇见这样的情况同样不是第一次。

问不问其实非常多余,因为王氏的少东家已经从椅子上起身扭开了门把,露出藏在门板背后的小小少年。

比起五年前叶修身体抽高不少,脸上的婴儿肥也消退了些。他穿着白衬衫背带裤,脚下踩着小皮鞋,白色短颈袜子堪堪包住脚踝。明明是十一二岁年纪,看起来却依然如同七岁时嫩乎乎的那个样子。

“大眼!”他摆了摆手,视线落在直起腰的助理身上,“你在忙吗?”说完还对助理礼貌的笑了笑。

“进来吧。”王杰希好脾气不计较那个称呼,包裹住叶修捏起来已经略带骨感的手掌,把他牵到自己的座位边。

书房里没有别的椅子,助理却知道这位小少爷会坐在哪里。果不其然王杰希坐下,拍了拍自己的腿眼神全是溺爱,伸手想要把人抱起来。

“我待会儿再过来找你。”叶修皱皱鼻子,瞥了助理一眼,刚想要转身就被架着坐上王杰希的大腿,还顺势翻了个改为背对助理。

他的双膝分跪着剩下些许的软椅两边的缝隙,屁股只能顺势落在王杰希的大腿上。

助理不会知道背对着他的叶修是何种表情,只听见少东家和小少爷低声细语。

“快放我下来!”

“等等就好,你先趴在我肩上睡一会儿。”

后来他便什么也听不清楚,只有模模糊糊的气音彰显他们俩正说着悄悄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总之刚才还挣扎想要下地的小少爷乖乖趴在少东家的肩头,也不怎么动弹,似乎打算睡了。

这看起来同样不是第一次,如此不设防就睡着了,没有半点羞赧。

助理心中的违和感越来越深。说起来……为什么书房一直没有过多余的椅子,他不愿细想。

“接着说吧,不要太大声。”

他点头继续刚才未完的汇报,王杰希时不时提点一两句,期间不断用手掌从吐出均匀呼吸声的叶修背心捋顺至腰间,循环往复。

就像抱着一个乖巧的大娃娃。

早在叶修过来时,他们俩的工作就解决的差不多了,故而叶修睡着不久耳边不停的交谈声停下来。

睡着的人软手软脚,叶修跪坐着睡着了,睡熟后径直软在人怀里。王杰希也不愿吵醒他,托起他的屁股往上提进自己怀里,站着抱起来。

“嗯……”叶修感觉身体有些失重,本来睡得不深立马迷迷糊糊轻哼一声就要醒过来,酡红的双颊在附近舒服的衣服上乱蹭。

一只手腾出来搭在他翘起的头发上,指腹熟练按着头皮,不出五六次呼吸他又睡着了。

叶修在自己那张可以随意翻滚的床上醒过来,头靠着一个胸膛,眼眶里出现的是全英文的书页,那只拿着书的手臂从他腋窝穿出来横在胸前。

他轻轻撞了撞身后的人。

“醒了。”男人温和低沉的声音出没于头顶,叶修眼前的书被合上他没有看清是什么名字。

他也不在意这些,挣脱了怀抱坐起来,随口问到,“你在看什么?”

“它叫《Lolita》。”见叶修不太明白,王杰希将书放在床头,叶修又被揽在他怀里,“《洛丽塔》,以一个女孩为名字的故事,想看的话今晚上我讲给你。”

男人用鼻尖摩擦他的脖颈,温热的吐息全喷洒在细嫩皮肤上。叶修情不自禁缩缩脖子,伸手想要推离。

“别乱动。”

叶修气鼓鼓的,他来到王家后早就被宠上天了,加之还是比较爱动的年纪,不愿意总被别人抱在怀里。

他本能的找到空挡溜出来,由王杰希弄顺的头发又是乱糟糟一团了,此刻他看起来生动无比,哪里有平时懒懒散散的样子。

“我都多大了,怎么还老是抱着我,羞不羞。”

他团在被褥中间,只穿了原有的白衬衫,像是才发现,“怎么连条裤子都没穿。”

说着卷了空调被遮住自己光溜溜的腿,像一只扑进棉花里的兔子,雪白一团裹了起来,都是雪白雪白的。

“大眼,我的裤子……”雪白的兔子露出脑袋,装的可怜巴巴地看着似乎格外有风度的男人,此招屡试不爽。

王杰希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我给你。”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裹着被子一溜烟下地就要跑,门把还没扭开被人一把卡住腰提溜起来又在床上滚作一团。

“你都不疼我了!”

叶修把薄被往腰上一捆,在往床头一缩就如此控诉到,王杰希脑子突突做疼。

“别不穿裤子乱跑,过来我给你穿。”

听到可以把裤子穿上,王杰希手边瞬间多了一只作妖作完后的小少爷,他从衣橱里拿出一条新的背带裤就朝人招手。

王杰希单膝跪在床上,打开锁扣,将腿套进裤筒,帮人穿衣裳穿得堪称娴熟。

“好看。”说完他又帮叶修把头发抓顺,拉着人又上下看了看。

叶修悄悄打了个哈欠,也不在意被人夸奖,任谁五年里听着不撒气儿的夸奖也会淡然处之。

王杰希抬手看腕表,“快到晚上了,我们先下去。”

叶修穿好背带裤就一直坐在床上,他眨眨眼睛张开手臂,“不想下去,走不动了。”

表达的意思很明确,不是不想去只是要抱抱。

他被王杰希养了五年,即使长成十二岁依然看起来稚嫩无比,除了不再是那张肉嘟嘟的苹果脸,根本就还是那个嫩乎乎的小家伙。性子虽说成熟了不少,面对一直宠着他的王杰希时都是怎么作怎么来,反复无常才是合理状态。

庆幸的是照王杰希把人往废了宠的做法,在外人面前叶修并不是这样爱闹,那个时候他到真是合格的一位小少爷。

“刚才不是还觉得丢脸不想我抱吗?”王杰希环过人的腋窝把人一举抱进怀里,“老是折腾我的小混蛋。”

窝在他宽阔的怀里显得瘦瘦小小的小少爷露齿一笑,怎么看都蔫坏蔫坏的模样。

“你最喜欢我呀。”他这样说到,小动物一样蹭着王杰希的脸颊以表示自己的亲近。

因为知道可以被宠得无法无天,所以总是折腾你。



究竟爱是怎样一种知觉,它是怎样来定义判别,王杰希不了解。他唯一知道的是,二十四岁前他感受过温暖的亲情、贴心的友情,不曾领教这般灼热,不把人烧焦誓不罢休的爱情。

他的年龄不能给他在这方面带来优待,也只是新手上路而已。目前对这项困扰无数人的研究仅限于——爱它不分年龄性别,是一场出乎意料的邂逅,好坏未知,过程不详,结局省略。

好像最开始,他对叶修,只不过,仅仅是觉得眼前的小男孩真是一个可怜的值得爱护的弟弟。难道真的是怜爱怜爱,由怜生爱?

“来,把胡萝卜吃了。”他用自己的筷子夹了几片胡萝卜放在面前的小碟子里,低头看着叶修不太高兴地摇晃着腿淡淡地说到。

叶修不太喜欢胡萝卜,可他不挑,喂到嘴边只要不是非常难以接受,该吃的还是会吃。

“……水。”他拽拽王杰希的衣袖,被嘴里的奇怪味道困扰着,可他坐在王杰希的大腿上,怎么也够不到水杯。

“很难吃吗?”王杰希用筷子代指碟子里剩下的胡萝卜,胡萝卜是他专门投喂给叶修的食物,至于他本人的确没吃过,“吃完了再喝,不然老喝水。”

他一说完只是单纯想要冲冲味道的小少爷立马就不高兴了,那点不高兴直接反应在他的行为上,借着地理优势把自己沾了油的嘴印在王杰希的嘴上。

“不信你尝尝看。”叶修完全没有任何不对劲,他亲完了还是那副控诉的语气,对于王杰希来说软趴趴的手拍打两三下想要继续投喂他的手臂。

“我倒是觉得味道不错,”早就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晚餐半哄半喂着叶修好一会儿的王杰希擦擦自己被印上油的嘴,如是说到,“乖,吃完再喝。”

叶修用眼神试探多次无果后只得乖乖将胡萝卜片吃下去,喝完了水还在王杰希怀里哼哼,就是不说话。

一直和养了一只大娃娃无差的王杰希给他擦嘴,“怎么又不说话了?”

“大眼不疼我了,不疼我了。”小少爷这样说着,语调别提有多懒洋洋,有多软绵绵了。

“真的不爱吃?”

“嗯!”

王杰希有一搭没一搭地揉揉他鼓起来的小肚子,“那我们换个厨子。”

“别!”小少爷揪揪自个儿的额发,没几下手掌就落在了男人手里,他也管不上这些,低声说,“其实也没有很难吃。”

“所以是故意折腾我,嗯?”

叶修闻言眨眨眼,立马趴在他肩上装死不动了,像是这样便是最安全的做法一样。

这样的安全感是花费无数时间精力磨合诱导而成的,王杰希不需要猜都能想到,就算叶修作到他发火最后还是只会向他这个受害者寻求庇护。

毫不夸张,十二年的人生里王杰希已经把叶修这张干净的纸打满了他自己的标签。这辈子叶修的世界里最深沉的色彩只会是王杰希。

因为他已经把叶修宠得无法无天,除了他叶修再到哪里再找一个这样的人来呢?

洛丽塔之所以离开了她的继父,不过是得到的东西在她心里远远不够分量,那些爱意才得不到珍惜。叶修却是最可爱的孩子,他永远不会让别人的付出失望。

即使,这个孩子实在是太能折腾啦。

他对这个在他心里最可爱的孩子低语,“想要花吗?”

“?”

男人拿出一根手绢,在抬起头面露疑惑的叶修面前像变魔术缓缓将它展开,从中间掏出来一个由卷草花纹底座封住的玻璃瓶,瓶子里是一朵含苞欲放的嫩色蔷薇。它永远不会开放,同样它永远不会枯萎。

“出差带回来的,喜不喜欢?”

他最喜欢看那双眼睛里洒满小星星。

王母依然是个漂亮的女人,岁月给了她不同于少女时代所拥有的风情,随着近年来家中事务的交接,她与丈夫再度热恋看起来容光焕发。

她回来时没有告诉任何人消息来得实在是突然,当时王杰希正牵着叶修准备上楼。

“杰希。”她喊住了自己的儿子,并招手。

王杰希有些意外但朝她点点头,他蹲下身子和换上动物睡衣的叶修说着什么,然后叶修和他亲吻。一个晚安吻。

王母听过家中仆人说起过,但现在看到依然会觉得,叶修毕竟十二岁了再如此亲密到底超出了正常的范畴。

她坐下来,唇边噙着温柔的笑容,满意地打量自己的孩子。作为一个男人他无疑优秀,性子深沉而内敛做事几乎挑不出来错,除了……

“杰希,叶修好歹已经这么大了,你不能总是围着他转,适当放手有利于他的成长。”

能传进王母耳朵里并让她信服的自然是可靠消息,王杰希有多纵容叶修她早有度量。

直到现在仍旧睡在一张床上,叶修的事情几乎是亲力亲为,对人的教育没出错,对人的态度可谓是错的离谱。

“我知道你喜欢这孩子,可他总归是要长大的,你不能看着他一辈子。”

王杰希目光沉沉,声音却轻的不可思议,“嗯。”

王母叫他应声也不愿再多说,看着她一直放心的儿子满意点头,放人离开。

可到底是应了什么内容,恐怕和她心中期望截然相反。

“阿姨和你说什么?”叶修问到,他正苦恼地看着全是英文字母的书籍,发现自己的词汇量不足以到达阅读要求,见王杰希开门进来把书一放就从床上站起来。

王杰希稍稍篡改了一些内容,“她觉得我太疼你了,跟对我的教育不一样,需要改正。”

叶修皱起眉毛疑惑的问,“有什么不对的吗?”

他父母健在便是老来得子受尽宠爱,到了王杰希手里更是蜜罐泡着养成了一个甜滋滋的小少爷,虽说后者确实和前者不同,按照王杰希的说法却也只是略微亲厚的程度。

视界决定看法。用不着去学校在家里接受教育的叶修,他交往的同龄朋友身份相差无几,豪门直系向来稀少,没有兄弟姐妹的纵观过去一大片,提起王杰希时只是十分羡慕,从没有人跟他说这样的程度超过了,失控了。

“没有,”王杰希用一种平常的语气说着,“她怕我把你宠成混世魔王。”

“哪有,我明明挺好的,”小少爷知道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后又扑腾回原来的地方,“快上来呗,不听故事睡不着。”

他用小手拍拍床铺,然后就顺势在床上滚了一圈,摊在中央摆成一个大字。

等王杰希换好睡衣刚一躺倒在床上就接住了滚过来的叶修,今天他穿的是浣熊形状的睡衣,裤子后胖胖的尾巴压在王杰希身上。

“我们讲那个,那个《Loli……》什么?”他拿起被他放在一边的书,指着封皮上的花体字问到。

“用不着书,我讲给你。”

叶修被王杰希翻过来趴在身上,显得亲密无比。他耳边是在人嘴里删减版本的故事,梗概听起来……像是爱情故事?

“洛丽塔和她的继父相互喜欢,”他歪头陈述着从别人口中听来的话然后感叹一句,“年龄差好多,还是当真父母好。”

“所以才很感人。”这位在睁眼说瞎话纠正着。

叶修突然想到什么撑在王杰希身上,“大眼,那我是什么?”

“什么你是什么?”

“洛丽塔是她爸爸的小妖精,那我呢,我也是吗?”

“不,你是小狐狸。”

在他的世界里乱打乱跳,乱跑乱跳,把土地踩得更柔软,把想象变得更梦幻。正是他寻觅多年想要驯养的那一只,他想要成为这只小狐狸的独一无二,想要和小狐狸一起仰望星星的轨迹。

“呵呵,今天我不是狐狸,失算了吧!”叶修抓住背后的帽子,笑着说到,笑的有点明媚张扬。

哦,还是一只小少爷口味儿的小狐狸。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男人这样说到,神情里总有和在别人面前不一样的情绪涌动着。

“故事讲完了,晚安。”

“嗯,晚安。”

——

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但只要我看他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end

评论(52)
热度(567)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