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all叶】不同AU当然有不同人设(一发完)

♢快穿什么的没有毅力继续写了,于是把自己想过的人设都拉出来溜溜


♢他们在原世界里相互不认识结尾大概修罗场,大概


♢大量对话


♢摸鱼一条


♢虽然神隐但是处处有存在感的叶神√


——


位面交流网是由各个不同的世界中被随机挑选出来的人构成的全息交流网,可以交友发帖做买卖,由于不能匿名改脸,安全性极高。


最近有一个组织常常团购买东西,几乎没人知道这些世界设定都不一样的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不过,后来通过他们团购的东西猜出来一些事儿。


貌似都是脱团狗,都有媳妇,买的都是些情侣专用。所以完全是一群炫婚狂魔构成的邪教。


都特马该烧,一个不留!


而此时,这个组织开始在交流网通知成员上线了。


“黄少天怎么还不上线,他要的东西到了两天都不来取。”


“他家那口子最近特殊时期,听说是准备下蛋。”


“说起来他们那个世界真是神奇,全是鸟人。”


“屁!”刚刚过来的黄少天背后的翎羽还是上线时展开的状态,宛如两把利剑泛着冷冷的金属光泽。他听到“鸟人”二字立马炸了,“我们是羽人,羽人懂不懂啊,高贵的羽人!”


苏沐秋双手灵活转动着才入手的魔动枪,瘪瘪嘴,“啧,不就是只金雕吗,我看你是喜鹊吧。”


“混账,不准小看我们隼目的血统!”


王杰希压低自己的帽檐,遮住自己的一只眼睛,更显得目光沉着深邃,“说起来,你家配偶的蛋下出来没。”


黄少天收起翅膀,往包间的椅子上一坐,听到王杰希的问题尴尬的说,“……还没。”


他之前风风火火下线一周说配偶快生了,结果只是误会。


在长桌一边的周泽楷却是略带羡慕,“能下蛋……”他的世界是这里面最正常的,生活也是最日常的。偶尔提起别人才知道周泽楷是一个画手,恋人是写手,网络上都封神了。


真是不可思议,能被选进位面交流网的几乎都是略微奇特的普通世界、高武世界或者科技极度发达的世界。纯粹日常普通还真是难得。


“我家的也怀了。”包间里唯一的女性短发利落,此时她双手合十,如此说到。语气平淡,听在其他人耳朵里却充满炫耀。


唐柔是一个alpha,她就属于那种奇特的普通世界,好歹也是六种性别的世界来着。


“可耻啊,就你们俩家的能生!我们这些家里的虽然都是男人,但世界不允许怀孩子。”眼神无比真诚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说到,“不过能把到他我已经知足了。”


“对,”身穿军装的人双腿放肆撂在桌上,“能搞上手不就好了。”


孙哲平一直对组织里情路漫长曲折的人存着一点……让人想揍的态度。原因不外乎——他的画风完全是霸道军统爱上我,言情小说里的强制爱。


“你多容易啊,把人绑走了,不从不给饭吃,犯罪!”方锐立马反驳,“放我们世界里早抓走了,丢进星际监狱里不关个三五十年别想出来。”


苏沐秋感兴趣的说,“法律看起来挺有用的,可惜我们世界没了,谁强谁老大。”接着他像是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几个晶莹剔透的六面体,“王杰希,用你的魔法位面身份卡打折,要点龙血,却邪有点不好用了。这是三颗一级晶核,够你研究丧尸了。”


一张带点卷草的银卡落到他面前,“给你。”


虽然是个魔法师,王杰希却很喜爱炼金术师这个职业,天赋也不错。他们那里正爆发亡灵天灾,他想要从相似的丧尸身上找点突破口。


他借出身份卡后转向周泽楷的方向,“周泽楷,上次托你买的……零食到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实意自己需要下线看一下,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嘿,我们中恋爱关系最出格的谁?”方锐突然提出这个话题,连仙风道骨的喻文州都看了过来。


话音刚落又是三个人走进来。


“我选老吴。”黄少天看了新进来的人,举手发言。


吴雪峰一身朝服,气度不凡,“你们在说什么?”


“说大家谁的恋爱关系最过火。”喻文州温文尔雅对进来的人点头打招呼,“诸位好。”


“黄少可不能选老吴啊,毕竟小乔也算是以下犯上,他们一对君臣一对师徒,关系可都不是一般的乱。”


端着水杯进来不明所以的乔一帆,“诶?”


“那孙翔也不赖,和情敌在一起了。”苏沐秋把弄到手的黄金龙血拿在手里打量,顺口一说,“真是了不起,是我就根本来不及。”


末世,那可是一个随着性子来的地方,有情敌早就杀掉喂丧尸了。


他拿着魔动枪对准想要暴起的孙翔,“别怕,我不会走火的。”


“没人提起王公子,倒也奇了。”喻文州笑着打趣到。


“不说都忘了他了,”方锐正色到,“恋童是犯法的,关的时间也就比孙哲平少一点点。”


“法治社会,厉害厉害。”


王杰希抬头,露出帽檐下遮住的另一只眼睛,也没有因被人调侃而生气,“他已经五百多岁了。”


喻文州勾起唇角,素白的手指搭在道袍上,“在精灵里依然是个孩子。”


魔法师看向他,皱眉。


“喻道长,找个妖精过日子,实在有失水准。”


唐柔手机连接了位面商城,她不习惯用精神进入商城交易,抬头瞟了一眼喻文州,指着他苍白的面皮淡淡说到,“精气要被吸干了吧,买点东西压压。”


说完她又沉入选购页面点选需要的东西。她家那个也怀了,听黄少天说用一种青果可以缓解腿部浮肿。


“黄少天,你看是这种果子吗?”她亮出手机屏幕,也不理会自己拉了多少仇恨。


黄少天看戏看得开心,突然就被点名。隼目血统的眼神不是一般的好,他点点头,“是这家的果子没错,我家白鸽子吃了以后好多了,就是不知道对你们那边的人有用没有。”


包间变得吵吵闹闹的,乔一帆捧着晶莹剔透的水杯,开始默默想起了自己的师尊。


他进这个团体晚,许多词组都听不懂,何况修仙者追求长生,心境平和无为,此生最出格之事怕就是爱慕师尊。非要说加入进来的好处——好像大家都不把师徒乱伦当回事,让他也渐渐看淡了。


“喻道友,如果需要的话,我这里有师尊给的固元丹,”乔一帆羞赫说,固元丹本身的功效只是固本培元,至于别的功能提出来确实伤了大雅,“用一张留影符交换即可。”


喻文州不动声色,点头微笑。


孙翔有点复杂了,他性格别扭又莫名耿直,导致了他提起恋人时总是表情扭曲。


你们真的觉得情敌变情人不会留下心里阴影吗?


“有看上的东西就买啊,别墨迹。”


孙哲平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实在受不了孙翔总是纠结的表情。做人能不能坦率点?


“拿出你提交申请说话的气势,想送就买。”


孙翔沉默一会儿,“可是我现在没钱。”


前几天才吵过架,钱都被没收了。


“哦?又被没收了。”


似乎大家都对他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


“怎么没看到张公子?”吴雪峰喝完一杯茶水买完了准备送给帝王的香料,环视整个包间如是问到。


“哈哈,恐怕还在绣花!”


“想必是对我们这些不守夫道的男子一时不能接受。”喻文州吃下一颗固元丹气色好多了,提笔当场画了一张留影符。


乔一帆接过符纸,感叹到,“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从未想过女尊男卑,看来师尊说的对是我眼界不足。”


气氛突然一滞。


“呵呵。”他们讨论的对象直接出现在包间里,冷笑一声。


“总有一天,我要炸遍天下事儿精。”


不等其他人尴尬,他面前堆起数不清的炸药炮弹,“下了,等我有空上来……再好好讨论一下刚才的事。”


“他好像用炸药用上瘾了。”


“火气这么大,又是哪个姑娘惹了他家那位生气吧?”


“估摸着又有人给他家的提亲了。”


王杰希很安静,他手指敲打桌子,心想果然周泽楷是普通世界的人。他还有研究没有做,坐骑没有喂,最重要的是家里的小精灵的零食都还没拿到手。


而他上线很久很久了,恐怕小家伙已经要等的不耐烦了。


话题换了一个又一个,他终于接收到了系统接受物品的提示。


周泽楷又出现在包间里,手里是一幅画,现代世界的人都认出来那是一张素描。


黄少天的眼力强悍,自然看到了完整的画像,那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他迟疑的开口,“周泽楷……你那边有跟叶修长得一样的人啊?”


准备买个星辰砂做的框把画装裱起来的周泽楷愣了愣,“……你认识叶修?”他把画像露在大家眼里,指着上面的人说到。


“奇了怪了,我家的白鸽长得跟你画上一模一样,也叫叶修。”黄少天干巴巴地说。


包间里瞬间安静如鸡。


“你们不会也认识叶修……吧?”


乔一帆捏碎了水杯,“……这都是师尊的名讳和样貌。”


孙哲平终于不打哈欠,眯起眼睛,“这不是我家的那个吗?”


……


“我家那个也……”


“可能是个误会,我这里还存着一张用过的留影符,或许只是巧合呢?”


乔一帆拍出一道符纸,笑的难看。包间里所有人都冷肃点头,气温冰得掉渣。


随着整张留影符上的图像显现完毕,终于彻底冷场。


“呵呵。”


“呵呵。”


“呵呵。”


“作为一名星际警察,不能打架。”


“道士本职为除魔卫道。”


“我倒是无所顾忌。”


“我的阵营是光明神。”


“修仙不可妄动,否则滋生心魔。”


说话的人都只表达了一个意思——


我们拆伙吧,不然该打起来了。


——


张佳乐发现自己好友空了一大半,他气急败坏,还好记得孙哲平的位面账号,发了条私信过去。


女尊·张佳乐:我操,你们怎么把我删了,我还没找你们算说我小话的账呢!


民国·孙哲平:跟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不是叫叶修?


女尊·张佳乐:!!!偷窥我隐私,小心我上报给位面管理者!!


民国·孙哲平:不用了,因为我们家里那位都叫叶修


民国·孙哲平:组织已拆伙,不用再发私信了


张佳乐,细思恐极。


曾经盛极一时的炫婚团购邪教就在旁人的不解中,拆伙了,消失了。


围观群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好像……喜大普奔?


end


如果已婚邪教在位面交流网被别人发帖818应该是这样的——


《春天到了,又是新一轮交配季,单身羽人眼已瞎》


《吾心已碎:森林里的大魔导士好像是恋童癖》


《我们道观的道长近日精气神溢散得厉害》


《一枪穿云聚聚他cp究竟是谁》


《麻辣格机又是那对打劫晶核的狗男男》


《rps圈地自萌:霸道军统爱上豪门富少》


《皇上的脖子被蚊子困扰,有什么驱蚊的好方法吗》


《前段时间看到一对情敌在吵架后来他们成一对了》


《小师兄总是举着一张破纸对着师伯,这是什么梗》


评论(73)
热度(1011)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