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all叶】荷尔蒙盛宴<上>

♢只有苏没剧情|作者装逼失败产物|bug|ooc

♢只有苏只有崩注意注意注意!3

♢盗窃团伙靠美色担当征服世界的故事bushi

♢好浪啊我,现在才写完上篇【捂脸哭】

——

“收到了消息,宝石达芙妮在周家。”

“哇哦,是腐败的上流社会呢,看来这次我们中只有叶修能进去了。”

“知道具体在哪里吗?”

“当然。”


“它在周家公子身上。值得注意的是,他的枪法很强且随身携带枪支。”


入夜,周家主宅通明,宾客来往不绝,灯光打在身上尽数为其披上奢靡的外衣。

“那是谁家的车?”位于大门不远处,从主厅出来的一位名媛询问身旁的朋友,一双明眸被大门外停留已久的车辆吸引。

“里面的人还没有下来呢,”名媛的朋友也是个娇小姐,她甜美的脸蛋此时做出嗔怪的表情,显然是在打趣。不过她转转眼珠子,在光线的映衬下看清了车牌顿时讶然,“这个车牌……是军界还是政界来人了?没想到周家还和这样的人搭上了关系。”

军界和政界的车牌都具有显著特点,有标志性、顺溜以及特别好记。车虽然看不出端倪,车牌却很能说明问题。

“看,有人出来了。”

一身笔挺黑西装司机下车,他躬身打开后方一扇面对主厅方向的车门,而后便保持直立的动作手扶着车门。

率先入眼的是一条包裹在深色修长裤筒里的腿,皮鞋踩在地上又摆正了最适度的姿态。一只手支撑着车门内侧的扶手,漂亮的线条拉伸,阴影中探出来人的面庞。这是个缓慢而煽情的长镜头,画面不断在脑海里展开蔓延,令人晕眩。

不知是谁说过,外貌不必太过优秀,只需一双漂亮有神的眼睛,五官再比合格强上一点,不多,仅仅七十分就足够气质风骨来耀武扬威。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有这样的本事。他脊骨挺直又形容慵懒,撑扶的手臂松松架在腰间,另一只手半插入兜口。那眼睛清亮出彩末尾斜去微挑,如果能收敛下巴低头上看,总会有丝丝气息溢出。

正如此时他步履轻缓,一个人踏着昏黄灯光走来,无人能与之同行,这两位名媛看着他一步步的将路过,突然其中一个上前四五步却崴了脚,他牢牢环住来人低头掀起眼皮上看和其对视时,那种气息是——

“小心,”他勾唇无声一笑,说出来的是微哑的男中音,素白细长的手指抬起转眼出现一朵红玫瑰递出,“冒犯了,美丽的女士。”

名媛颔首红了脸,她庆幸这是外边,天黑看不见那些羞人的红晕。她动作僵硬接过陌生男子递过来的红玫瑰,瞬间被上面的刺扎破了手指。

男子不做留恋,她们看见门侍曾准备拦下来人却在他说出名字时放人通过。

“叶家,叶修。”

不知是否是错觉,崴了脚的名媛似乎见到他侧头,清亮的眼睛用余光看过来。

“再会。”他似乎轻声说到,背对着招手挥别。

“真是个迷人的男人。”她的同伴这才走过来挽住她的手,暧昧地眨眨眼,“感觉怎么样,刚才?”

她沉默一会儿,然后攥紧玫瑰叹了一口气,“迷人得有些危险了。”

就像这朵带刺的红玫瑰。

不要轻易被它的魅力折服,竖起的利刺将失去提醒的作用。非要固执摘折,只会遍体鳞伤。

“他可真不像是军政那边出来的。”

可即便如此,依然会有人不顾身体的隐痛也要得到。

她的血从指尖滴答滴答点在地上。

哦老天,名媛皱眉,忍痛捏住玫瑰的茎干从手掌里拔出来。说真的,她可从来没在淑女课上学过怎么样拒绝来自迷人的男士散发的荷尔蒙,不然也不会这么狼狈。

*

“不要失去作为枪手的警惕,即使对方想得到的不是你的命。”

教导周泽楷枪法的人如此说到。

他注意到阳台右前方的发生了一些事,看起来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期间管家又催了一次。

周泽楷作为周家唯一的公子自然要出席宴会,整理好驼色西装上的褶皱,他照例将酷似新叶般嫩绿的宝石放在靠近心口的衣袋里,一把小巧的手枪则被拢进衣袖。

这宴会无聊至极。

年轻的周家公子是许多女人的目标。独子,有继承权,俊美帅气,且可靠稳重。

一出场分去不少目光。

却不正常。

尽管出于各种原因她们或多或少转移了注意力,大部分仍然心不在焉是事实。

周父拍拍他的肩膀,指向异常的源头,“那是叶家大少爷叶修,和他交好对你有益。”

周泽楷顺着方向看过去。

如果要形容,那会是一段简洁而有力的句子,藏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哲理命题,然后为之牵肠挂肚。

显然,许多人都这么想。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并不是说做事而是指气质。邪气的、浪荡的、疏懒的、不羁的,甚至危险的。

他们每一个有意无意的眼神都像是深情而款款的勾引,只要凝视他人双眼就让其产生错觉。尤其是在场的这个男人他的领带不翼而飞,打开内衬最高的两颗扣子,脖颈的线条蜿蜒而下流进深陷的锁骨若隐若现,简直就是人形荷尔蒙发散器。

周泽楷定住视线,以他的目力叶修正拿起一杯侍从托盘里的红酒,人靠着竖立的雕柱摇晃酒杯,像是对应着光看变换的酒色。

几名生涩的少女大胆地想要靠近,他嘴唇开合说了什么打消她们的想法,于是只得恋恋不舍拉开距离。

“按照辈分他也应该称我为伯父,叶家军界商界都有线,我托人把他叫过来,你好好和他聊聊。”周父如是说到。

周泽楷轻声应了。

“正式开始了。”叶修道,他的眼睛隐藏在层次的酒色背后,透过扭曲的光影看到拨开人群直奔他来的人。

【好,人已经等在路上,待会直接出来。】

夹住耳廓的银环传出消息,此时叶修抿一口红酒,吞咽时喉结上下滚动然后他站直了身体,“等着吧。”

低沉的男声紧接着提醒。

【别喝太多酒,你知道的,酒量不好。】

“只是压压嘴里的味道。”

他将杯沿喂到嘴边,歪头,目光斜斜投注到虚空一点,剩下的酒液一饮而尽,酒杯放回路过他的托盘里,末了对侍从洒然一笑,“谢谢。”

气息喷洒之间全然是醉人的酒香,连眼角都抹染上酒色。

“叶少,我们家主有请。”

【又抽烟了。】

“嗯。”他点头,也不知道应和着谁,“走吧。”

传话的人低头不敢多看,转身在前引路。

周父是个保养得当的男人,除了一些遮不住的细纹他看起来也就三十五六。叶修不在懒懒地将手插兜,而是垂在裤缝边,他礼貌客套微笑,衣领的扣子已经扣上,消失的西装同色墨蓝领带再一次好好系在其上。

真是个优雅得体的后辈。

“周伯父好,这位是周少吧。”他眨眨眼压下氤氲的水气,神色不改伸出右手掌,“我是叶修。”

“周泽楷。”周泽楷抬起左手握住温玉似的手。

叶修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同于之前对周父的客套,“早有耳闻,幸会。”

周父有心为儿子交好叶修,“不知道你这次能来是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是你弟弟参加这些宴会不是吗?”

“这次过来其实是正好想要得到的东西在,听说周家有宴就过来了,没有准备贺礼十分抱歉。”

叶修解释到,周泽楷却直觉感到了异常。

“周少真是一表人才。”

他眼波流转,似乎真的很欣赏沉默的青年。掠过微微鼓起的上衣口袋,叶修不做停留,平视周父点头称赞。


[找到了。]

tbc

评论(22)
热度(550)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