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喻叶】候车站爱情故事(一发完)

♢大家圣诞快乐!


♢相信我只是在摸鱼而已【。


♢不过脑子写甜而已


♢文名俗气内容也好不到哪里去【。


——

01

叶先生是在一个湿漉漉的雨天遇到喻先生的。


那时他正因为迟到的公交烦心,又一次抬起手腕看着转圈的秒针。雨水从遮沿上汇成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光线暗沉,眼前全是被水雾朦胧的世界。


喻先生就是那个时候开车过来的。


——你要去哪,我搭你?


嗯?叶先生疑惑地看着他。


——呃,我在等公交。


叶先生摸摸被水珠溅到的鼻子,如此拒绝。这是出于对一个陌生人的基本防备,并非是被害妄想太重。


——那好。


没有多做留恋,喻先生礼貌微笑然后摇下车窗离开了。


那天公交晚来了八分钟,叶先生迟到了,上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他放过。办公室也来了新人。


正是喻先生。


——是你啊。


他还是很亲近地和叶先生打招呼,然后介绍了自己。


——你好,我叫喻文州,以后就是同事了。


02

喻先生和叶先生住的很近,是两个相近的小区。


所以第二天在候车站看到喻先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好吧,其实还是有点奇怪。


——你也搭公交?


如果说有些人天生善解人意那么一定是喻先生,他像是一位好好先生温文有礼,却又洞察人心,尤其是叶先生这样日常生活中极为复杂又极为单纯的人。


——昨天是借的车。


他做出了解答。


今天是个艳阳天,车来的不慢,叶先生和喻先生你来我往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就该上车了。


尽管空位很多,他们没有坐在一起。叶先生靠窗看着风景,而喻先生在他后面一个座位。


一瞬间窗面上掠过人模糊的光影,叶先生眨眨眼没有看清。


03

也许正如喻先生所说,他的车是借的,之所以这么想那是叶先生的确再没见过喻先生开过车。


——今天你吃早餐了吗?


他已经和喻先生熟悉起来,双方早已迈入朋友的行列。


——吃过了。


截下来就是相视一笑。


他们之间有一种默契,下意识的就能知道某一个小动作所代表的意义。


喻先生的眼神很温柔深情,那可能是天生的。叶先生不太喜欢和他对视,除非必要,因为他总会被那样的视线看得烧耳朵。


烧耳朵之类的可能是错觉,他摸摸自己的耳坠,没有感受到超乎寻常的热度。


——快圣诞了。


喻先生突然说到,温柔又多情的眼睛抓住叶先生不放。


——是吗,那太好了。


嘴上这么说,其实叶先生连圣诞节是几号都不知道。


但他一向不是个爱说谎的人。


——虽然不知道是几号。


喻先生只是点头。


——我知道。


——好吧,就我不知道。


——不是这个。是,我知道你不知道。


有点不太甘心的叶先生说到。


——你在嘲笑我吗,我是不会同意的。


车来了。


——没有。


喻先生的声音藏在了轰鸣声中,只有一双眼睛依然在说着什么叶先生不懂的话。


04

苏小姐是叶先生妹妹一样的存在,是个作风讨喜的大美人,喻先生和叶先生的交好她暗自看在眼里。


起初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直到她的耳边开始频繁出现喻先生的名字,虽然因为叶先生的原因难免产生一些好感还有些许嫉妒,到底是好奇了。


——喻先生是个怎样的人呢?


叶先生捧着一杯温水惊讶地挑眉。


——啊,你说文州么?


——当然,不然你提的比较多的还有哪个喻先生?


——挺好的,就是总叫我不要多喝咖啡人都快提不起精神了。


苏小姐觉得叶先生这个朋友交的挺不错的,比起欠了钱至今不还的郭先生好多了。


——所以说果然是工作上合得来的朋友容易亲近吧。


她状似不开心的撒娇,叶先生摇摇头。


——是在候车站遇到的人,非常巧成了同事。


苏小姐对喻先生很感兴趣,偷偷去叶先生的部门观察了一次。


【不要和他对视,因为他的眼神对谁都不正经,哈哈。】


哪有啊。苏小姐客气地和喻先生打了招呼,在他的眼睛周围不着痕迹扫过,在心里反驳着。


05

公交车里人很少,两个人低声说着什么。


——我觉得昨天做的那个企划……怎么了?


——头发吹乱了,我把窗户关一下。


喻先生帮叶先生抚平了吹乱的头发,对上叶先生不明所以的眼神说到。叶先生扒拉自己的头发不是很在意这些。


——午饭吃什么?


——随便吃点都可以,怎么突然问这个?


——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餐馆,海鲜饭做的很好。


——这种事情不是一向都是你决定吗?


喻先生低声笑了,叶先生也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


——是啊。


——嫌麻烦了?


——不,我的荣幸。


——这种话可不应该对我说。


喻先生只是微笑不回答。


——对了。


话题似乎一发不可收拾,叶先生突然想起来什么。


——过几天就是那个什么圣诞节吧?


——记得送礼给我。


——啊,好不要脸这人。


——礼尚往来。


——那就将就送你点什么好了。


06

叶先生只是在开玩笑,虽然从没有过过圣诞节礼物绝不会像他说的那样将就送。


既然是冬天那就送围巾好了。


工作上挥斥方遒的叶先生欣赏水平一般,只能听导购小姐推荐。


——是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


他这样描述到,还比划了身高体型。


——像是驼色就很不错今年最流行的。


叶先生摇摇头。他想象了一下,感觉不合适。直到入眼了一条灰蓝色的围巾他才觉得,就是这种感觉。


他的字工作后工整不少,不过贺卡不愿多写太多,他象征性的祝福就包装起来,恶俗的用了粉红的蝴蝶结。


【圣诞快乐,喻先生,很意外对吗?】


——唔。


喻先生拿起贺卡对着叶先生挥了挥。


——意外吗,我送的东西不错吧?你的有了,我的东西呢?


喻先生从上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大盒子。


——什么东西这么大?


——打开看看。


那是一条驼色的围巾,除了颜色,和喻先生收到的一模一样。贺卡上是喻先生漂亮的钢笔字。


【最开始只是意外,叶先生。】


——你早就知道我要送什么了?居然说是意外这人真是好……


——不要脸。


——事实如此。


07

叶先生是在一个湿漉漉的雨天遇到喻先生的。


喻先生是在上一年一个湿漉漉的雨天遇到叶先生的。


那时他正因为迟到的公交烦心,又一次抬起手腕看着转圈的秒针。雨水从遮沿上汇成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光线暗沉,眼前全是被水雾朦胧的世界。


——要搭车吗?


叶先生坐在副驾驶上,摇下车窗问到。


08


爱情是一场有预谋的意外。


end


评论(32)
热度(412)
  1. ぎょう阿迟 转载了此文字
  2. 紅豆年糕阿迟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