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all叶】同性恋禁止宿舍守则<02>

♢其实想往真正的男孩子那边写,当然我是女的所以不一定成功就对了【。


♢日常居然也卡了好方啊我,这篇的总字数恐怕不是我想的两三万那么简单了……噫


♢订阅tag“all叶同宿”,没错就是偷懒少打了字


♢欺负一下有苦难言的叶神= =+


——

今天上午没课,叶修也没有因此睡成懒觉。


“嚓嚓”喻文州抖了抖一串钥匙,笑眯眯地看着叶修慢慢悠悠睁开眼从迷蹬蹬再到面无表情顶着鸡窝头和他对视。气温还是持续不下,睡着之后自动定时关掉的空调自然不能再执行降温的功能,叶修晚上被热的可劲翻身,动作不大衣服却也扭成一团,短裤松松卷到大腿处。


“大清早的干什么呢你!”他还迷糊呢,眼睛糊成一片,扭了半天都扭不回T恤衫最后干脆不扭了,躺在床上装死然后有气无力控诉到,“不准再用钥匙开我屋。”


喻文州当然不是表面上那么好说话,“不用钥匙怎么叫你起来吃早饭。”


说着就单膝跪在床上去拉叶修脚踝,“再不起来可就不好了。”


叶修想缩脚还是被人眼疾手快摁在床上,来人手指顺着小腿就摸上大腿给他理裤边。这下叶修清醒了,整个人都要往床头缩。


“胆大包天!”他边说边理衣服,顺便搓揉还酥麻的皮肤,“出去出去,我换衣服,不怕长针眼啊?”


没想到喻文州转身就打开叶修的衣柜熟练的从最下面翻出来一件学院风黑色衬衫,“这个好看穿这个?”


他一副“你觉得怎么样”的问询表情,叶修却觉得恶意满满,“我要穿自己的。”


那件衣服他可见过呢,不久以前喻文州就不穿了,原来是在他屋里?!


“穿吧。”那人把手上的衣服一递,还是那么书卷气,文质彬彬的模样。


叶修在穿别人衣服和被人看着换衣服之间果断选择——他就这么出去吃饭好了。


“呵呵。”进洗漱间时他毫不留情的嘲笑着。


跟我斗,辣鸡。


*


叶修盯着镜子好一会了,脸上还挂着水珠正一颗颗不停地往下滑落。他把额头前边润湿的碎发一抹,表情严肃。


“这面相,哪里来那么多桃花,都堆一起快放烂了。”


反正他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住的好好的突然就一个二个跟他表白了,好吧惹不起他就想着那躲呗,结果这么做反而让人更放肆了。他们都知道他行程,怎么堵都例无虚发,搞得他最后只能憋屈地继续住在这里。


他们这一伙人的状态挺不对劲的,连他自己也非常不对劲,因为叶修自己对这么多人喜欢他还住的这么近没什么特殊感觉。


和亲密的朋友一样,没什么太大区别。除了都想上他以外。


他不介意和某一个人成为情侣关系,毕竟好感度其实非常容易获得,但是他介意和朋友变成情侣,尤其是人这么多。果然……还是等他们幻想破灭好了。


“有点难搞了。”


叶修心里,亲密的朋友是比恋人更为吸引他的关系。所以最大的障碍就是,他虽然对朋友宽容,相对的,这份宽容的底线同样是朋友。


“叶修你是女人吗,在厕所里待那么久?”


“出来了,又不是以后吃不到饭别催啊。”


这种事情让那群混球自己琢磨去吧,他反正不乐意再想了。


*


住着的人有些走的早,饭桌上剩下的人不多。早餐是很简单的东西,单面荷包蛋加一碟炒油菜。


“磨蹭什么,快坐下吃。”孙哲平吃的东西和他们不是一个路子,总的来说他和今天的厨师担当王杰希就早餐问题说崩了。


“一个不太美妙的早晨。”叶修戳戳单面煎蛋看见自己一不小心戳破了蛋面流出一点蛋黄液体,他如此说到。


王杰希一收拾好厨房就径直坐在客厅,“糖心蛋,挺好吃的。”


“感觉生。”又戳了几下,他最后还是下嘴咬了。


客厅里有对称摆放的两株绿植,王杰希一扫而过,问到,“……你真的要多招一个人进来?”


“放心,住我屋里。”


孙哲平把叉子啪嗒一放,“别装傻,你知道我们不乐意什么。”


“真是对不起,”叶修轻易干掉那个味道还不错的糖心蛋接着又说,“我是故意的。”


他还很可气地眨眨眼,显得无辜极了,“因为实在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我需要有人让你们消停点。”


“你知道的,这不可能,”孙哲平起身,绕到叶修背后低声到,临了还不忘轻嘲,“呵。”


这个狂妄的男人双手插兜,大踏步离开了客厅,留下潇洒的背影。


“他总是会忘记一件事,”叶修这才开始对炒油菜下手,“决定权在我手里。”


王杰希也起身,“你也总是忘记一件事。”


叶修挑眉,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我们同样有权力。”


“什么权力?”


“万能的人身自由权,我们做的事想必还没到可以被拘留的地步。对吗,吃东西的叶先生。”


叶修嚼了两下炒油菜发现自己彻底吃不下去了,“你们这群不讲道理的人,我有权保持沉默。”


“那你以后可要小心说话了。”说错话代表着,结局不太美妙。


“做你的梦洗你的碗去!”叶修狠狠咬了两口食物,坚定的表明立场需求。


*


黄少天是叶修他们大学新晋的学弟,已经军训完毕,晒黑的不止一点点。但是这小伙天生适合那种一看就是晒过太阳的灿烂,露齿一笑怎么都比家里那一窝可爱得多。


心理步入成熟老小伙的叶修很喜欢这样明媚阳光的人,所以人拨了电话过来他加之正好在学校里,时间宽裕,就过去了。


“这……”


行李可真是多啊,嘴巴里终于叼着烟了,叶修表情应该是既懒散又淡定的,现在他手指往两人之间比划几下,“你的,我们两个搬?”


“当然不是,”黄少天说的极为爽快,就是带点口音的快语听着有点别扭,他眼睛里亮晶晶的,“可以打的塞后备箱里。”


这不还是他们俩搬吗?叶修抖了抖烟灰,觉得他太好说话,才给别人得寸进尺的可趁之机。


“还好都有轮子,走呗。”


好的,叶修高估自己了,性别加成也不能阻止他身体的弱鸡。太阳大,他憋着憋着才把那一堆箱子拖出学校大门,脑门上的汗打湿碎发,背部的衣服粘住身体格外的不舒服,本来苍白的皮肤熏得粉红,特别青春无敌。


“没事吧,哈哈,我东西果然太多了。”拖行更多东西的黄少天看起来还很有活力,虽然脑门上流下来的汗只多不少跟水里捞出来似的。


等终于坐上出租,连载客的司机都嫌弃他俩。


“那个,学长……”


叶修趴在前面座椅背上,抬手就给了黄少天肩膀一巴掌就搭着不下来了,“叫叶修。”


他的手凉浸浸的,很白,此时白里透粉,本就不增不减漂亮的无可挑剔,更添几分可爱。黄少天还没在谁身上见过这种可以直接摆在镜头下肆意被欣赏的手。


“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他心跳还难以平复,说话大喘气,“别取外号就行。”


“那……决定就是你了,少天。”叶修说出来的调子沙哑又绵软,埋在座椅上的脸侧过来看他,眼神说不出来的酥麻。


他他他……!


黄少天莫名其妙感觉自己耳朵烧着了,真的非常莫名其妙。


*


“还是别一次拉完,拉不动这么多,而且麻烦。”叶修双手环胸,一只手的手指在手臂上规律地打点,“这样,我先拿一部分上去把门打开,你先守着再紧随其后。”


“你还记得几楼对吧?”他又问,见黄少天点头就抓着两口袋往拖箱上一丢,进了电梯。


数字一闪一闪地跳,黄少天其实忘了是几楼,不过人比较机智专注看着呢。见数字停止不动,他按下按键,等着它下来。


有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年轻男子从单元门进来,看着电梯门口堆放的行李皱眉,也没说什么。


只是看电梯正在下来,黄少天的东西太多,他眉头皱的更紧了。没多说什么,电梯门一开,他顺手帮着往里一放,然后站进电梯。


“谢谢你啊。”


黄少天道谢,年轻男子轻轻哼了一声算是应了。他摸摸鼻子,不说话了。因为站得里楼层按键近,他就按下18楼然后转过头问,“你几楼啊?”


“你就是新来的?”


黄少天见他盯着楼层数,“是啊,你也租在哪里吗?看来真是……”


“运气不好!”


年轻男子不高兴都快写在脸上了,大写的那种,不等黄少天反应,电梯门一开他黑着脸出去了。


“我靠靠靠,什么人啊这是?!”


于是叶修听到用力的敲门声先是迎面而来黑着脸散发出不愉快气息的孙翔,而后是一脸莫名其妙的黄少天。


tbc

下章浴室play【划掉】


评论(62)
热度(617)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