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喻叶】在眉间<01>

☞被你内心流露所折服】的故事

☞双演员,名气小后辈喻和演技派前辈叶

☞对娱乐圈只通过饭圈,了解仅限于表面,bug有ooc有

——
《侠骨香》演员表一出惊起书粉圈千层巨浪,不少小说的簇拥者对几乎可比二番戏份的三番介王信选角提出质疑。在此之前他们甚至根本没有听过这个名叫喻文州的演员的名字!相比起网络投票一番选角碾压其他演员拿得出名气、作品和奖项的叶修,人们对未知总是持抗拒怀疑态度。一时间社交网站随处可见叫衰声,而这个知名度不高的演员粉丝部分也开始惊惶不安——《侠骨香》的声势太盛,如果不能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这次的机会将会变成他演艺生涯的催命符。

一个艺人,某种程度上来说最为他着想的不是父母而是粉丝。对比起其他大众叫得出名字、心里有数的演员,喻文州太缺名气也太缺能表现实力的作品了。或多或少的就会有人嘲笑,甚至因为所谓挡了自己爱豆的路而产生嫉妒路人转黑。

榆饯是喻文州的粉丝,他们数量不多,最近选角衍生出来许多不好的谣言黑料,尽管微博贴吧已经有粉头组织起来反黑甩选角证据仍旧力不从心。这个小圈子的阴霾一直挥散不去,连带着追机去看开机仪式的榆饯们眉头间郁郁之色都不能被即将见到爱豆的喜悦冲淡。

喻文州从飞机上下来,只有一顶帽子投下的阴影遮住了半张脸,他身后助理帮忙拖着行李。榆饯们赶忙举起单反或是手机跟拍,一瞬间什么不开心都忘了,还有大胆地对着喻文州说看这里、笑一个之类的话。

“大家最近辛苦了,”喻文州点头示意,嘴角噙一丝笑,“我还要赶时间,不能让剧组久等,今天就不签名了。”

榆饯整齐划一乖乖地喊到,“是!”手里不停拍照摄影,脸上止不住地兴奋。

此时四周人群却出现骚动,隐隐约约听见“叶修”的名字,无数人转头就连快步往前的喻文州也停下脚步朝后方看去。只见一个男人身后跟着许多人,和榆饯一样举起手机、单反,每每要把男人包围住时就会有人高喊有序散开。

“祖宗们,今天情况紧急,行个方便啊。”叶修架了一个墨镜,嘴里这样说到。

“签名照交出来!”“对!”

“十天没发微博了,今晚记得发一条!打广告也行!”“必须发!”

就像喊口令一样,领头人说一句要求周围应和,都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叶修只是平淡应着,“好,都行。”

说完他就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沓照片交到领头的手里,“名都签好了,见好就收先散了吧,乖。”领头的点点头状似矜持低声调侃他又早有准备,然后迅速单反一关接过来就开始发。

“一会儿剧组边儿上见。”几个森林笑嘻嘻地说到,他们都是有关系能进去的,叶修也见怪不怪。

“记着别捣乱,不能摄影。”

终于人群真正散开了,只是很多森林还跟在叶修身后相送,一个男森林手掌握成喇叭,“叶修我爱你!”

是叶修啊,喻文州略微失神,把这两个字放在嘴里咀嚼,目光追随着那个被男粉表白弄得发笑的人。进圈五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叶修真人,一想到日后会更多地接触到,他稍稍兴奋起来。

喻文州不演偶像剧,这也是他人气低迷的种种原因之一。即使他的颜值不低走偶像路线很有门路,即使正剧凭他的资历得不到什么好角色,但正剧更加考量演技,和那些老戏骨演技派对戏才能有长足的进步,否则只是消耗底蕴罢了。

而叶修,大概就是那种有人气有演技的现充,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即便是在第一部戏时也挡不住镜头里那股灵气,令人眼前一亮的表现着实惊艳。

喻文州期待着跟这样的人对戏。



正是冬日,场景地在下雪,叶修身穿一件羽绒服已经带好了头套,小马尾一摇一晃满满的少年感。他这身行头站在屋檐底下一边柱头,细白的两根手指夹着烟,没抽,任由着烟头吐雾,旁边的魏琛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已经提前规划着戏的事情。只聊了没多久话题就偏了。

叶修觉得没趣掐灭烟,找到地方丢了回来就问,“等会儿开机还上香是吧,我跟谁?”

“喏,”魏琛一扬下巴给叶修指明,“那边那个小年轻,我的记名弟子喻文州,女主角有事儿没来,你跟他一道。”

顺着方向叶修看过去,随后幽幽说了一句,“长得挺有辨识度,怎么只是记名弟子,老魏你看不上比你帅的?”

魏琛啐了一口,就差跟他闹起来,安静一会儿而后才咂咂嘴巴里的烟把气儿吐出来,活像气得冒烟了,叶修应景地呵呵一笑,得了他一个白眼。

“他不听话,有心提拔,不好使唤。还是听到了你们这些人要出演才来试的戏,真美的他,”魏琛抽着抽着就看叶修盯人呢,也觉得抽烟没意思给掐了,“你觉得他怎么样。”

雪下得潇潇洒洒,叶修没说话,魏琛深知他不接触就不会评价的性子,于是收了心思。

“他演介王足够了,不过演好还要再看,你带着点,人好歹是我徒弟。”提了几句魏琛一抖帽檐洒下一地的雪,开始招呼准备开机仪式。

演好是要看机缘的,对戏的人、自己本身,都是成就一个角色的重要因素,所以魏琛才让叶修带着点喻文州。魏琛很看重这个所谓的记名弟子,叶修早有耳闻,介王信适合演的大有人在,给了喻文州未必没有私心。

他信魏琛的眼光。叶修揣着手,小马尾还是在头上一摇一晃,一路上都有人跟他问好,直走到魏琛旁边他对喻文州抛出友好的枝桠,“师弟好啊。”

他大喻文州五岁,正是同科班出身的学长。

眼前人眉目被细致地画得上挑,眼神天生混进些许朦胧看谁都无比深情,端得是书中侠客叶执年少的意气风流。一个照面喻文州领教了叶修的厉害,和他打招呼的这个人此时正处于出戏入戏的平衡点。

神是叶执,态是叶修。

喻文州伸出了手,这不在叶修意料之中,故而他慢半拍才从口袋里伸出手。他的指尖被暖成晶莹的粉,因为骨节不显又根根腻白握在喻文州掌中好似害羞的小姑娘,脸颊层层晕出了羞赧。

“师哥很厉害,”喻文州低头瞟了一眼谦逊说到,“很厉害。”

他把手收回而后安置在裤缝两边,安静地呆在撑开的遮阳伞下对着叶修礼貌微笑,叶修却莫名闪过一个念头迅速把手揣回口袋。

“咳,差不多就那么厉害吧,”他在口袋里摩擦自己的皮肤,心里想不明白堵得慌,只好对着魏琛喊,“老魏怎么还不开始,等着弄完叫外卖开伙呢!”

“催命呐你!”魏琛还跟一个摄像师说着话呢,冷不丁叶修这么一喊想说什么都给忘了,“时候到了,你这讨债跪赶紧吧,啊!”

助理乐呵呵地递给叶修三炷香,开机上香图个吉利是惯例。但叶修转手给了喻文州,温温柔柔荡开一个笑,“师弟,上吧,开机大吉。”

喻文州一怔,垂着的眼皮应是在颤抖,挂上睫毛的细雪落了。

“借师哥吉言。”

叶修重新拿出三炷香,香坛前对着摇曳的红烛火焰灼烧直至它们像他的烟一样吐雾方才罢手,肃穆一躬身三根香被他插进香坛里。再抬眼看,笔直六根香。

“真直。”他又把手揣进口袋,语气恹恹似乎不太高兴,喝出的水汽模糊了他此时的表情。

“嗯?”喻文州轻轻疑惑着,不知道叶修说这个干嘛。

沉思一会儿,叶修点了一根烟,“物极必反。”

明星在镜头里,旁观者都用放大镜去看,优点放大了,缺点同样也会放大。对喻文州来说,他对叶修的印象今天开始才属于肉眼所见。

叶修也同样如此。他把本来要说的话换了,因为他发现眼前的年轻人不需要。

“不要有压力,做你能做的。”

唉,心里叫别人年轻人别不是他自己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吧?

tbc



手生了,先就这样吧【捂脸跪下】



评论(17)
热度(275)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