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迟

只认虫爹

【黄叶】冬春(一发完)

*0304珺珺生日快乐!希望你能喜欢我给你写的这篇文!最最爱你了!

*私设如山

*糖里没刀

*少女心发作产物

——

今年的冬至很冷,叶修把那条暗红色的围巾拉上以遮住受风的口鼻。往年的冬天没这么冷,说不上来如何,至少他不必将围巾裹得太紧。或许是正如电视机里专家说的那样,气流异常所导致的降温。叶修不以为然。

他环顾四周,街头漂亮的灯盏星星一般绚烂却又柔和,最主要的是,许多对情侣相互依偎亲密无间。

叶修夹了烟,站在路灯下跺跺脚放空视线,光四散着把他的影子困在脚底。

他也有交往对象,脖子上的围巾是对方送的,时间大概是三年前一个记不清日子的冬天,还下着细碎紧密的雪。当时叶修站在雪地里,身上只有一件毛衣外边是棉睡衣。纯粹的无妄之灾,他被住隔壁的小男友从被窝里挖出来急吼吼地给拉到楼下,拖鞋一踏,扬扬洒洒的雪片绕着他们俩飘。

“叶修,你看下雪了!”

算不得小男友大惊小怪,距离本地上次下雪还是十年前。

我操你奶奶个腿!叶修脑子一个激灵顿时人就清醒无比,他情不自禁蹲在地上缩成一团抖个不停,心里亲切问候了男友,关怀了其脑子。

小男友一看,觉得这样不行,霸道地把人捋直了拉开拉链塞进怀里。比较遗憾,叶修比他高一点点,只有一点点,稍微抬头才能亲吻的距离。需要提起的是,小男友姓黄名少天,也就是说全名黄少天,他不太高兴这么个情况,可身高天注定无可奈何。好在身高不是他在意的,黄少天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把脖子上捂热的围巾往叶修脖子上一套,打了漂亮利落的绳结。

叶修挑眉,嘴里从不轻饶过谁,“给我你用过的?不要。”

但他此时乖觉地配合小男友会时不时跳出来的自尊心,温驯地弯了腿。仔细想配合说不上,最大的可能是他太冷了,于是把脸往人肩窝埋着,嘴里嫌弃着嘲讽着也没有动手把围巾取下来的意思,一双腿自然而然和黄少天地拢在一起。

“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戴我用过的又怎么了?”少年人清亮的嗓音带了些小得意,叶修见他眉头扬得那么高没好意思接。是的,没好意思。

过了好半天,他伸手贴在黄少天火热一如本人的胸膛,掌心烧成一片,最后低声沉言,“热死了。”

他想,当时他的脸那么热,应该是红了,但没关系,可以解释为红色的围巾反射的光太过于红。


烟叶静默燃烧成灰,围巾历经岁月变得不再鲜亮转而沉华。叶修找到一根长椅,他的手机来消息了。是苏沐橙发来的,嘱咐他今天趁日子多吃点羊肉暖暖身。他退出界面屏幕发亮,图片上正值晚夏,黄少天穿着橘色的短袖卫衣站在他的行李箱上还没来得及落地。

是叶修十八岁去外地上大学准备离开的那一天。这情景像一个线头,扯住了就能拉出更多的线。


黄少天抱紧叶修,“等我去找吧。”他说的时候一点也不悲伤,“迟早都能抓到你,可别给我乱找墙头!”

他故作凶狠,然而双眼满是冬日里暖洋洋的太阳温柔不伤人的光亮。

叶修嘴里的烟被他换成草莓味儿的棒棒糖,左脸颊鼓鼓的,过一会儿糖又换到右脸颊。

“想说什么快说,想做什么快做。”他嘴里含糊不清,实在说的语调音准难分难解了终于将棒棒糖拿出来。

“话有很多……”

“长话短说吧。”

黄少天成熟的外壳砰的被打破,他拍了叶修的脊背,“客套不懂啊。”

和他面对面的叶修不加掩饰笑出声,“我懂。”

叶修这种人一向是难得正经严肃的,他更乐意于和旁人玩太极,一旦他认真说,那一定是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你那么好,找什么墙头啊。”

“我也是这么觉得,”相比起叶修,黄少天直接,常常一击即中。唇角的弧度减了,他的眼睛还在笑,这个时候他的气质莫名的和叶修相像,“一觉醒来我总会觉得满大街的人都比你好。下一个瞬间,当我看到你,这时又会想,我的天呐,这个人真的太好了!”

“……我想亲你。”少年这样说着,抬头的动作让他苦恼。

叶修想说,亲就亲吧,大不了他蹲下来照顾点还在长身体的小朋友。下一刻他被装得鼓鼓的行李箱卧倒,像一个预判出色的士兵然而它的后背仍遭到突袭。黄少天站上去了。

他抚摸屏幕上暖色的人,用燃烧一小截烟的时间回想接下来的事。

终于,黄少天舒心了,他甚至笑出声。这连带着叶修也弯了眼睛,尽管嘴唇还绷着。

“我想亲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站在高地仿若指点江山般豪情壮志,虚空划下叶修的耳朵、嘴唇……还有额头。他双手捧起恋人的下巴,不轻佻,他不管来往的人,“记得接我电话,好好跟我讲……好好过。”

吻轻飘飘的,如雾如云,印在叶修的耳朵、嘴唇,之后少年注视着他的眼睛最终的吻郑重落在额头。叶修睁着眼睛,视线被近距离的图像模糊了。

啊,草莓味儿的吻。

有人看过来,只几眼就收回。反正都是陌生人,叶修为恋人辩解。他纵容了这行为。

“其实你……”

“我只是不想踮起脚亲吻你的额头。”

是不是幼稚的人才最懂得浪漫,才能如此这般的将普通平白的一句话说得情惊涛骇浪撩动人心。

别的男孩在十六岁会说怎样的对白没找过墙头的叶修明显不知道,他不知该怎么回这话,只得轻声道,“活该,谁叫你喜欢我。”

烟灭了,叶修咂咂嘴,他将屏幕的光关掉在口袋里掏啊掏的,只有一根草莓味儿的棒棒糖。

“唔。”他沉吟半晌,拆掉包装把糖含在嘴里。

乱逛的闲情没了,他寻思着走回去,最好是黄少天那边在线他们俩能联机杀一局,然后过几天他买机票。

人就是这样,心里想啊想就想到见到真人。

话又说回来,天太冷了人太独了就容易放飞思绪。

他是怎么和黄少天好上的?

好像他能记起来,记得清晰的都是比较温暖的天气。黄少天十五岁那年……他们俩好了。

叶修眉头打结,仔细一想才觉自己居然早恋,一个十七一个十五,还没被雷劈安全的走了这么多年。


他记得那并不是多了不得的一天,风和日丽宜出门游玩,当时黄少天和叶修一个院子,他站在楼底喊叶修出来。

叶修隔着窗听到也没理会,他纠结昨个儿被黄少天亲嘴的事,暂时没理顺溜心里什么滋味。

没一会儿理顺溜的机会溜了。

树叶发疯地摩擦声吵的他心头一跳,叶修立马开窗,黄少天坐在树叉抢和他脸对脸,头顶给塞进两片叶子。

二楼高呢,可把叶修惊着了!

“黄少天,你……快下去!”他摁住窗棂探头,头次在黄少天面前厉声说话。

“你今天没理我,怪我亲了你?”黄少天抱住树干,歪头看他,耳根不明原因渐渐发红,“这都怪你!”

他这倒打一耙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叶修还没升级为贫嘴高手,撑着木框子都看愣了,“怪我?”

“谁叫你骗我糖吃,这下好了吧,我把你记住了!可你这个人太可恶,太坏了,骗我的糖不够,还敢骗我的人,骗我喜欢你,可你又不喜欢我……昨天亲你又怎么了,我以后每天都堵着亲!”小屁孩说得振振有词,最后还锤了树干。叶修脸被逼得通红,心里那根弦“啪”一声,断了。他想他不能这样,脸却不听话还是不停烧,搞得他脑子不清醒看那些树叶都是柔光的。

他得先把人骗下来,“谁说我不喜欢你?你等会掉下来,我们俩怎么过?”

谁知道现在他是什么鬼样子,打飘的话黄少天居然信了。等到人下地,叶修人也到树底下。他大概冷着脸吧,或许并不是,如果他冷着脸怎么那小屁孩笑得那么开心。

叶修琢磨着不对,直到黄少天身体力行刚才的话亲在他脸上才反应过来。

到底是谁骗了谁?

事后如何,不必深究。

叶修拒绝不了一个爬树来跟他表白的人,或者他就是拒绝不了黄少天。他想明白了,自个儿如果不喜欢黄少天那小子第一次亲过来就没有第二天那些破事儿。

同样拒绝不了的,除了会爬树表白的黄少天,就是阴着来找他的黄少天。叶修晃晃手里钥匙,看见岁月刻出棱角的恋人靠在门边地上一口袋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回来了?”黄少天眼睛明亮富有神采,笑起来尤其像冬日里的暖阳。

叶修点点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猜到那是羊肉。他看见黄少天就被抽掉力气,“可冷死我了。”

“那就来我怀里。”

已经不再是少年了,这人还是一样的能说敢说。叶修停了一会儿,还是蹲下一点抓着人衣领窝进他怀里舒服地打了哈欠,“好久不见,我刚都想你了。”

黄少天拿钥匙开门,一听,来劲儿了,“想我什么?是不是……”

“嗯……想你做羊肉给我吃。呵呵。”说完叶修没忍住打断他,而后又懒洋洋地对自己的发言内容报以不齿的呵呵。


“我想你了。”他退出来,说得直白。

“那你蹲下来一点,对,仰着头,闭上眼睛。”

一个草莓味儿的吻。

“这是搞什么鬼?”

黄少天在外面抖掉鞋子上的雪尘,“男孩子闭眼睛仰头就是等人亲嘛!”

然后他关上门,掩盖住凛冽寒风。

今年的冬至可真冷啊。

可只有在冬天才能等到春天。

end






我的春天,珺珺w

评论(23)
热度(260)

© 阿迟 | Powered by LOFTER